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一起走过》18.前无去路(一) 作者:杨牧谷  

2010-01-10 12:49:38|  分类: 好書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前无去路(一)
     ───── 成年期属灵模式枯竭的探讨
 
一个个案
 
      也许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
      一个年约三十,认真又诚恳的男子,他加入教会已有十六年,是一间重视属灵生命操练,也重视信徒个人关系的教会;很传统,但也很属灵的教会,是由中国名牧创立,又由极之忠心的神仆牧养的教会。但他告诉我他实在待不下去,已经离开教会,在外面逐水草而漂流,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信徒群体,再度安顿下来。
      他已经寻找了近两年时间,昔日叫他离开教会的原因,这两年的寻找似乎只肯定他的离去是对的,因为他在外面同样找不到答案。
      「你的问题在哪里?」走在熙来攘往的太子道,我们谈论一个颇深入的问题。
      「信仰的落实」他的声调是充满忧愁的,「以往我在教会是很积极的,参与各种事奉;进入社会做事之后,我一直希望信仰能跟现实的问题产生对话,特别自六四事件后。我问自己,信仰若是对我那么重要,为什么我认为重要的社会、民族、文化等问题,是完全没有答案的?我已来到相当绝望的境地,我曾参加过不同的机构工作,就是不能满足内心的要求。我不能放弃信仰,因为昔日的经验都是真实而宝贵的,但现在就是前无去路。」
      每次讲完道我都是筋疲力尽,便请他给我电话详谈。不久他来电,我们谈了好久。
 
个案分析
 
      离开了中学阶段,离开了主日学和团契,进入社会做事的年龄,是很多人感觉属灵生命停止生长的时候。他在教会及机构的事奉也许加重,但外面的频繁活动并没有相应的、和不断前进的属灵经历作支持;他倚靠的是昔日的属灵模式,和属灵经验的回忆,一种隔夜的吗哪。但昨日的属灵模式不再能承载今日整体生命的发展,属灵经验的回忆亦在不断消退当中。昔日的属灵模式多是关注属灵生命的操练与成长,极少能涵括整体人生会遇到的问题,就如人不仅有属灵的问题,他同时要面对社会、文化和政治的问题。当人进入社会工作,他要在社会找出自己的角色和位置,这些问题就变得非常现实。昔日的属灵模式却没有空间及原料作应对,他便会经历停顿和失望。离开昔日的群体到外面寻找,他是想寻找一组新的意义符号和行动,可以解决今日的问题。这种寻找是注定失败的,因为外面同样没有现成,可以解决他问题的意义符号和行动,为什么会这样?
 
困局的形成
 
      今日年轻人(由二十到三十五岁)的属灵困局是怎样形成的呢?由广到狭,可分四方面讨论:(1)整体华人信仰发展的偏重;(2)传统模式的限制;(3)代替品的出现;(4)陷入困局中。
      1.整体华人信仰发展的偏重
      华人信仰模式的发展是只有救恩论,没有创造论的。他对整个信仰的了解,全部归入救恩论的范围;当初进入教会,是因为认识自己是个罪人;接纳救主耶稣基督是从死亡进入新生;在教会的生活及事奉是要在恩典里面成长;作基督徒最重要的使命是传福音,使别人同享传福音的好处;基督徒最高的盼望是等候新耶路撒冷的降临。这些全部都是对的,其重要性亦不容易过甚其词。从历史的角度看,整体中国教会只有二百年左右,算是相当年轻的,年轻教会总是以救恩论作起点,这也是教会历史的事实。
      一个信仰要义无论有多重要,单一发展它迟早会出现问题的;带着强烈政治、社会和文化意义的六四事件只是加速问题的暴露:一个没有创造论的救恩论所造成的信仰困局。
      救恩论的主要导向是属灵的,内向的,也是善意地他世的;创造论却是帮助人寻找他在天父世界内的位置,包括他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的身分。在国泰民安的日子,此等身分和位置不显得紧逼;他的经济位置可以掩盖其他的角色,这是为什么美国基要派信徒仍然可以在单一救恩论内这样兴高采烈的原因。六四事件对信徒的冲击,说明我们一向没有从信仰的角度釐定出自己在政治、社会和文化的身分和角色,它夹雷霆万钧之势把许多人冲走了。
      六四后港台教会卷起一股强烈的福音热,这也是值得大大感谢神的恩典;但从整体华人信仰发展的历程来看,他并没有从六四冲激学到功课,仍然只本于救恩论来单一强调传福音的重要性,它当然是重要的,但我们不能从圣经及神学找到理由说传福音是唯一重要,无论何时何地。让我们举一个六、七十年代曾经流行过,现在又再度流行的教会语录作例:「信徒的正业是传福音,副业才是现今的职业」,说的人兴奋,听的人过瘾,完全不理内容是不是合理。
      正业与副业是跟工作时间和工作薪酬挂钩的,我曾经这样问一个常把这句话挂在口边的信徒(他在电话公司任职):一般说来,正职每周工作四十小时,过去一星期你在正职传福音上用了多少时间?四十小时?没有?那么十小时呢?也没有?四小时有吧?也没有?起码有四分钟吧?四分钟也没有?那么你为什么整星期旷工?罢工?还有,月底发薪金的时候,你应按比例把正职的薪酬退还给电话公司,只能拿副业(Par ttime)的薪水。
      我的问题可能带点促狭成分,用意倒是想揭露一个更深层的问题:为什么这样轻看自己真正的,每月因此拿薪金回家的职业?为什么真正的正业不能具有永恒的和属灵的价值?不管是电子工程师或卖小食的姑娘?为什么花耗我们一天最重要时间的工作,反不能在信仰体系内找到它的位置?人常碰上的问题都是工作上与同事相处的问题,为什么这些问题不能在信仰上引起对话?简言之,为什么信仰不能给我们釐定可落实的角色?包括政治的、社会的和文化的?假如中国在变革的过程再度发生一次震荡,香港必无幸免,在新一轮的冲激下,又有多少信徒要被冲走?不从创造论寻找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的身分和位置,并由此位置履行福音使者的责任,恐怕现今的福音热也只是商店结束营业前抢购平货的热潮而已。今天不少人没兴趣加入抢购的行列,我也不甘心信仰只沦为国泰民安的点缀品,或危机时代孤注一掷的短暂兴旺。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