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一起走过》32.知识 作者:杨牧谷  

2010-01-10 13:02:00|  分类: 好書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知识

 
 
      把圣经认许的知识简单地说成「属灵的知识」,在学校及书本学到的为「属世的知识」,实在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必须整体地从旧约来了解希伯来人的「知识观」,然后才可以把这了解应用在实际的情况。
      这在华人教会有特别的作用,一方面因为我们有一个颇久远的反知传统;另一方面因为我们爱用二分法,把知识分成属灵的和属世的。「属世的知识」我们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属灵的知识」就朦胧了;它们不是信仰的,或神学的,甚至也不是圣经的,因为知识,教会说这也是叫人自高自大的知识,结果「属灵知识」就常等同于个人的宗教体会,或是概念化的冥想经验,这是相当危险的。
      我们在这里只处理旧约的知识观,它也是新约(特别是保罗书信)的基础。
 
      一、引言
 
      旧约「知识」一词是翻译希伯来文好几个不同的词语者,如d‘h,md‘,d‘t和b‘,它们全来自同一的动词字根···yd‘,意思就是「知道」,因为是指「从经验知道」,如知道灾祸(王上八38);丧子(赛四十七8);疾病死亡(赛五十三3),或是神的怒气(结二十五14)。就是在痛苦损失之外的,知识对希伯来人来说,多是表达知者与被知者(对象)的一种个人关系。
      我们都知道希伯来人的人观是整全的,不会如近代人那样分开灵、体(故「属灵知识」对他们来说是化外的思想),人的求知活动就是人的活动,不是单纯头脑的活动。旧约有时称求知的器官是「心」(诗四十九3;箴二2,赛六10),不是我们说的「脑」,这一点虽不能表示他们特重知识,到底可以反映出认知活动与全人的关系;而且他们的知识是包括一定程度的个人感情反应,与现代纯客观的科学知识不大一样。
      正因为求知者与认知对象是有这样亲密的关系,由此获得的知识能对人引起极深的感情反应,他或是欢欣(诗一2,十九7~10,四十16),或是哀愁,甚至憎恨(诗三十四8,一一九97,一〇三;箴二十三6),他就是不能知道之后无所感;无所感无所动的知识属于没有知识,因为知识对希伯来人来说,永远是行动的(或反应)的前奏,历代先知责备以色列人的,都不是因为他们缺乏了概念的认识,而是他们的行动不能显出他们是认识神。换句话说,他们的生活若不能显出他们与神是有约的关系,过的是负责任的生活,他们就是「无知」的人。
      创世纪二17的分别善恶树是常被人误解误用的一个例子。我们用了犯禁后的结果来推论神为什么禁止他们吃:「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善恶」(三22),我们就以为神不能忍受有人与祂相似,同样能分别善恶,故把他们逐出伊甸园,又用基路伯把守生命树。这种由果及因的解释并不符合希伯来人的「知识论」。
      分别善恶树是一颗禁树,亚当夏娃是透过违反神命令才认识善恶,亦在违命上有分于恶,在这之前,他们只知善而不识恶。认识和有分于恶,自己又无力胜过恶,「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创三7),这是人间真正的悲剧。他们接受审判之前(被逐离伊甸园),先经历神的慈爱(以衣蔽体),同时看清楚自己生命中一真相:有违背神的倾向和能力,却无力胜过违命带来的后果,这是一种敞露的羞耻。从此,人的知识(「分别善恶」)可以带来死亡(违命)和生命(顺命)两种可能性。
      从日常的求知活动来说,希伯来人并不特别重视人的求知能力到底有没有涯岸。人不错是不能将来的事(诗三十九6),但是凡与现今有意义的生命有关的,人尽可求知,与鼓励人去追求,这种知识就叫「智慧」(hkmb),是人可以透过智者的训诲而缩短求知过程的。相反地说,藐视智者,只满足于事物短暂的和表明的色相者,圣经称之为「愚顽人」(诗十四1,七十四18,箴八5,九4、6,十四15,三十32等)。
 
      二、一般的知识
 
      本于上一段总论的解释,我们不奇怪希伯来人认为求知的途径最普遍者是来自五官,这也是为什么七十士译本全用ginosko,「知道」(希腊文最普通的词语),来译希伯来文的r'h,看见(士二7)hnh,看见(赛二十六11)Sm‘听见(尼四15)。
      七十士译本全是用ginosko来译希伯来文由yd'字根组成的词。这字根可变成含义极丰的词语,但基本意义可分下列数项:
      1.注意、经验、观察(创三7,四十一31;士十六20;传八5;赛四十七8;何五3),进而分别好与坏(撒下十九35),左与右(拿四11)。
      2.辨别、分析,特别指判定由别人传递来的知识。
      3.透过学习而得的知识(箴三十3)。
      4.由求知者与认知对象建立而获得的知识,此种知识就成为实体。这种概念在智慧文学最为普遍,用的也是yd',常是指由观察神所造及维持的世界,从而进入认识神,过合乎律法(torah)的生活(箴二6;传八17)。
      5.知识当然也包括技能一方面的,即知识的应用,与现代当名词用的「Know how」相似(王上七14;创二十五27;撒上十六16;赛四十七11)。
      6.观察与行动的关系是十分重视的(箴二十七23;诗一6,三十七18.一一九79)。
      7.有时「知道」一词是可指与某人发生性行为而言(创四1,十九8)。
      综观上述,希伯来人对认识或知识的了解,跟人生是分不开的,认识就是为了行动,为了做人,这与儒家的理想:「为学,为人矣」是颇接近的。但与近代西方把知识完全孤立在理性层次的唯智论,或只把认识看作是自我投射的唯心论,是完全不同的。事实上,华人教会受后二论的影响太深,才反映在「属世知识」与「属灵知识」的二分法。
 
      三、对神的知识
 
      旧约多用「知识」来界定人与神的正确关系。今天基督徒常说的「信心」、「相信」,旧约是用「认识神」来代表(士二10;耶十25;三十一34;何四1、6)。他们看一切真知识均源自神,其间没有属灵、属世的分野。这种分别对希伯来人来说是属于异教的,耶和华既是宇宙的创造者,也是在历史行事的主,任何真实的,可称为知识的都是神对人表示关怜、爱护、支持、领导和维持的记号,简言之,都是要在神对人之救赎历史的范围来了解(出九29;利二十三43;申三十二39;诗九10,五十九13,七十八16;何二19~20)。
      对神的知识是怎样来的呢?先是透过神人(如亚伯拉罕、摩西及先知等)的传递,是为旧约的训诲,包括诫命、律列以及日常生活的守则。然后由先知和祭司向民众解释,人民就能认识神。此外,圣经亦鼓励人寻求神(申四29;代上十六11,二十八9;代下七14;拉八22;诗九10,十四2,一一九2;赛九13,五十一1)。怎样寻求呢?不是神秘的内观内省,或自己赋予自然界现象某种神圣的解释,只是愿意明白神在个人及国家曾施行的工作。
      透过肯定耶和华是那位救赎和立约的神,他们的生命亦要有相符的表现,这就是正确的认识神,或称神的知识(出四12,三十三13;王上八36;诗二十五4,二十七11,八十六11,九十12;赛二十八9,五十四13;耶三十一34)。有时神会试验人对祂的认识(诗一三九1~2、23;耶十二3,十六21,十七10),这样一来,人更能正确地知道他们是属于耶和华的(箴四;申八5)。与之相对的「愚顽人」却是那些拒绝让神教导和改正的人,他们「是话都信」(箴十四15),因此「得愚昧为产业」(箴十四18)。
      这样看来,希伯来人所了解的知识,不仅是与现实生活有直接关系的(如技巧),也是与真实的生命不可分的,就如认识自己的不是(诗五十一3),知道神过去及现在的恩惠(耶九12;结三十四27~28),和履行他作为神子民的责任(赛一3)。它们不是人对神的见解,不是哲学的命题(非常典型希腊式的思想),而是人经历神的救赎工作后整理出来的「见证」。
      旧约常把「敬畏神」与「认识神」相提并论(诗二十五14,一一一10;箴九10),这与古代近东人对神祇的恐惧感不一样,它是希伯来人表达崇敬神之尊严与荣耀的一种方法,其基础是历史的,不是无时间性的神话。希腊人看神是认知的对象,希伯来人看人是被神认识的对象,前者看按自己的喜好,加上社会之所趋来整理出他们立身处世的原则,主动者在人。后者一直认定神拯救他们脱离埃及,在西乃山立约,是他们认识神的起点总路向,就是到了被掳前及后,他们仍以此为评价个人及国家的准则。什么时候离弃这准则,他们就算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道德、宗教,以至整个国家都要陷入解体的困厄(何四1、6)。又因为祭司是受讬要教导人民认识神的人,国家陷于解体边缘,祭司的失职就责无旁贷,这是何西阿书特别严厉指责祭司阶层的主要原因,「认识神」也成何西阿书最重要的神学思想。
 
      四、何西阿书的「认识神」
 
      何西阿书之「认识神」,在旧约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以赛亚和阿摩司均把焦点放在神的公义、公平与审批,何西阿却把焦点放在神的慈爱(hesed)与信实(mispat)(四1,六4、6,十二6)。这些都是记在律法(torah)上却为两个因素破坏了:(1)祭司的失职;(2)政治的诡诈。
      1.祭司的失职
      以色列亡国前,巴力宗教实际上已完全瘫痪了整个耶和华信仰,全地遍设巴力邱坛,人向巴力烧香,淫风弥漫,人人向巴力求福,也向巴力还愿,为此神宣告收回大地一切的赐予(二9~13),连子民也要不育(四3、10,八7,九2、11~14、16)。不管是藉着天灾或人祸,神要以色列认识谁主浮沉,是巴力还是耶和华。
      以色列人已成了自己罪恶的囚犯,积重难返,不再可能认识耶和华,他们只能透过审判才得以自由(三3),可以重新学习认识神,因为他们整个祭祀制度和神学思想都给败坏,他们以为献祭是能决定神行事的方式,在物质上厚报他们(四13,五6,八11、13,十一),神成了达到物欲满足的途径,祂不再是主,只是满足他私欲的仆人。这一切皆因祭司自己不认识神,他们就更不能教导神的子民了(四4~10,六9),「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四7),因为凡他们所教导的,都是错误的;他们只爱吃祭肉,「满心愿意我民犯罪」(四8),我民犯的罪愈多,他们得吃祭肉的机会就愈大,为此,神宣告的刑罚是:「他们吃,却不得饱;行淫,而不得立后,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不遵祂的命」(四10)。
      2.政治的诡诈
      叫以色列人不认识神的,皇室的谋权贪私也是个主因之一。在一个程度上说,宗教已经成为政治的手段之一,这种情况早在耶洗别作亚哈的皇后时已立下。以色列立国原许下誓约要听从耶和华(撒上十二),可是事情紧急,他们只知求庇于埃及和亚述(何五15,七8及下,11,八9及下,十四3)。事实上,一切王与首领都成了以色列罪恶的产物(三4),神不仅要弃掉他们,如同废弃祭司一样,更要使他们成为祂愤怒的对象:「我在怒气中将王赐你,又在烈怒中将王废去」(十三11)。这句话在亚述兴起后,日比一日更见真实;何西阿论到种种的痛苦、荒凉、军队失利的羞辱,以至整个政治制度的崩溃,最后连王位也由亚述把持,全在当代人有生之年应验(七16,八3,十6~10、14,十一,十三15及下)。
      这一切苦难的目的不在报复,而是重建。当神把以色列民从罪恶的深渊拉上来之后(五2、9,十10),神要再向他们施恩,为此,先知不断苦求人归回耶和华(五15,七7、10)。这样看来,神最严厉的审判,正是祂为以色列人的灵魂作最艰苦的奋斗,使他们不至一去不返,使他们可以再度认识神,从人神之间能发出宝贵的对话:「我神」、「我民」(二21~23)。这是人类认知活动达至最高峰的表现。
      结论:现代人对「神的知识」实在太受希腊和西方文化的影响,它成了人对神近乎放肆的闲谈(gossip);在体面的「学术自由」大旗下,人认为自己有权利把神说成什么都可以,这对我们是毫无益处的。
      希伯来人一直认为认识神是一种恩典,这是因为与神立有盟约才能获得的恩典,因此认识了,就要过一个与约相配的生活。认识神与爱神爱人是分不开来的。
      对身负圣职的人更具警惕作用,「我的民」若因不认识神而灭亡,身负圣职者是无可推诿的,祂把罪归在我们身上。无论我们看自己的呼召是什么,有一样是不能或缺的:使人因认识神而得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