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一起走过》12. 一個解決神學問題的個案──── 如何重新思考信仰在神學上的地位? 作者:杨牧谷  

2010-01-10 09:30:21|  分类: 好書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一個解決神學問題的個案──── 如何重新思考信仰在神學上的地位?

­

        基督教信仰有其客观对象,而非人幻想出来的。通常一个人接受信仰,大多由于心灵正处于某种需要的状况,而此时所接收到的信息,刚好能满足这个需要。这个看到原是好的。因为信仰一定得和我们的生命接触,发生直接的关连,我们才会接受主。然而,这个起点将会一直影响我们往后的追求。由于当初接受主是为了满足个人的需求,因而以后的追求就非常的自我中心,只选择对我有益,能助我解决问题的。不少人如此追求了许多年,仍不能脱离此点去信仰一位比人需要为大的神!   ­

                                                                    为信仰态度把脉 ­

­

       我们的神决不是一位单为供给需要的神。然而,每一次我们与神接触,无论是祷告、崇拜、或个人灵修……就像给神一张定单,要求祂照单而行。许多人起先跟随主非常热心,因为每一次交上的定单祂都按时给付。但祂因此也被贬降为我心灵的安慰和需要的供应者,如同在天上的圣诞老人。不仅个人如此,整个中国教会也一直处于这种状况下,把天地的主当成土地神来信仰。因此每逢遇到特别的改变就不再到礼拜堂,也没有了信仰。许多人流失是因为不能从土地神的境地进到认识圣经中那位向我们启示的神。 ­

      即便读了圣经,在人心里却有一种可怕的过虑功能:只让能满足我们、能解决我们问题的经文透过;略过圣经全部的启示,只吸取需要的部分。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年下来,中国教会一直只发展基督论,一切皆以基督论作决定─── 就如不认识基督以前人是罪人,基督来为罪人死,教会以基督为元首,我们是祂的肢体,现今的使命为基督传福音,将来基督要来建立祂的国度。这一切都是对的,却是不足够的。 ­

­

    方法论的再思 ­

­

      那么,究竟该如何重新思考信仰在神学上的地位呢?本文将以「神的全能」为实例加以说明。 ­

      对于神的全能,曾有人以此相质:「神能不能造出一块祂自己也举不起来的石头?」这个问题无论怎样回答都不对,因为问题本身是错误的。那么,何以许多人却起劲的要答错误的问题(它是本于一种望文生义或未了解一个信仰的命题─── 神的全能─── 然后设计出一个与之相反的问题,此问题(和答案)与实体─── 神─── 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只有抽空的逻辑关系。)给错误的答案?原来,在了解信仰时,我们一直是按问题本身,而完全不晓得任何问题一定要按神的工作和神的说话来明白。一旦如此,信仰就不再是信仰,而只是一种文化游戏,除了民间流行的意义外,信仰完全没有发言的机会,正确的思考信仰问题应让信仰本身发言,否则信仰在我们的生命中永远没有地位。我们必须回到当时的环境、对象、背景、目的,找到最初的意义,才能让圣经对我说话,而不是我对圣经说话。唯有先了解第一代的听众所了解的,才能正确地运用到这一代。这种工夫没有捷径,必须有基础才不致把自己的意思读进去,专找自己喜欢的。多少信徒灵命枯槁,非因圣经太简单,亦非神放假不睬我们,而是信徒自我喂养!往往在开始读经前,我们就先开动了记忆的机器,所以每逢读经就读自己的记忆,而不觉得是神的话,求圣灵带我们重回当时的现场,当成一个「事件」(event)来了解,使读经成为人与神相遇的机会。圣经的写成,并非作者一时的灵感,而是亲身经历过的事,在许多年以后经由圣灵的提醒、引导,把这些过去真实经历的事件写成文字的记录。必须先有这些事件发生,才会产生概念,然而我们却常将概念停留在概念的阶段,因此一直望文生义地读圣经,结果只读自己的记忆。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做了几年基督徒后就对许多旧东西感到厌倦的原因。 ­

        即使没有信仰、没有圣经、没有启示的人,也能问关于「神的全能」的问题,他们认为如果神不能造一块祂自己也举不起来的石头,祂就不是全能的。这是信仰不需启示、望文就可生义的命题,也是一个不合法的问题。如果按圣经的启示来问,则会问「究竟圣经中所谓的全能是什么意思?当初如何使用?后来有何变化?新约时代又如何使用」?然后我们才能问某一段经文中的全能如何解释。 ­

        在希伯来文(即旧约时代)中,全能常被翻成「万军之耶和华」Sabaoth,而希腊文(新约时代)则翻成Pantocrator。直到翻成拉丁文时才被翻为omnipotent,把神的全能当作无所不能,以致小孩也会问神能不能在妈妈的洗衣机里之类的问题。我们以为把所有关于人的都加以无限度的放大,那就是神了,这种想法无疑是按着我们的形象来造神了,而非我们按着神的形象被造。倘若采用拉丁文的翻译,立时就产生这些问题。因为神的全能在Sabaoth和Pantocrator中完全没有omnipotent的意义:将神视为无所不能、为所欲为,甚至认为祂应该可以造一个四方形的圆球。这种「全能」的了解,已完全脱离了启示,只凭人的智力来发展新的意义。 ­

­

                                          回归圣经本意 ­

­

        圣灵从不如此诠释神的全能。依据圣经的记载,全能在旧约中有三个层次的进展: ­

        1·军事上的意义。这是全能最早的意义。出埃及记第十五章的摩西之歌,以及士师记第五章,都提到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人得胜,好像元帅带兵胜敌。 ­

        2·信仰上的意义。自以色列被掳之时,全能开始发展出在信仰上的意义。在以赛亚书四十二章10~17节,四十四章全部,耶利米书三十四章5节,三十九章17节,这几节中神的全能表现在救赎和创造上。当强敌环伺,大自然的危险逼临时,以色列人问道:「是否救赎我们出埃及的那位神,也是创造世界的那位神?」如果是,那么祂既救我们出埃及,就必会救到底,而不会让我们死在旷野,因为这个世界是受那位救我们出埃及的神所管理,所以即使以后再遇强敌,再临风险,与可以相信祂必拯救,因祂既是救赎主又是创造主。这是从眼前可见的军事意义进展到信仰的阶段了。 ­

       3·崇拜上的意义。诗篇六十九篇14节,九十一篇1节,一百三十二篇2节,把神的全能用在崇拜上。特别在「上行之诗」中记述以色列人以一颗疲倦的心带着长期的沮丧和错误来到圣殿,晓得他们的困难在神的大能下能获解决。因而每逢以色列人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圣殿时,在前头要有一对诗歌班带领众人唱诗,预备他们的心进入敬拜。在这个阶段,全能几乎成为拯救的同义词:只要肯定神是全能的,祂就必施行拯救。换言之,人的软弱和神的能力在崇拜中有了接触,也有了超升的机会。 ­

        到了新约时代,全能的意义有了更大的改变,表现在神的管治权上: ­

1·透过耶稣基督的工作表明。以几个典型的经文来看,启示录十九章6节说到「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论到祂的工作,在十一章15节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任何全能都指着宝座、管理、权柄,每一个高举主的词语。 ­

        2·全能表现在对历史的引导,对世界的参与,以及成为个人生命之主的意义和活动上。我们并没有资料证明这个世界是在神的管理之下,我们是在神的带领之中,这是一种信仰,也是一个「危机」!但设非如此,所有真正的信仰问题都会被削减为社会问题或历史问题。虽然信仰没有留下一份显见的资料告诉我们祂在工作,然而许许多多的痕迹告诉我们祂在历史中工作,祂邀请我们与祂同工,去创造一个新时代。故而,信仰具有非常宝贵的创造力,使每一个危机可以是一个转机,也可以是一个审判。 ­

        这种危机有两个典型的代表:一、在旧约中以色列人出埃及为代表。以色列人可以选择离开或留下,许多人选择留在埃及,许多人出来又后悔。二、新约的焦点放在耶稣基督的复活。当时并非没有人相信,而是很多人在看了别人跟随主有好处后才相信,因为相信要付上生命的代价。然而后来改变历史的就是这群愿意相信,却没有任何可量化资料(quantifiable data),而只能凭信心接受事实的人。祂透过一群原本软弱、无能、甚至怀疑的门徒展现祂的全能,改变了整个巴勒斯坦。 ­

        3·神的全能最完全的表达即在耶稣的死。历史上最大的反面力量就是死亡的能力,能使一切存在化为乌有。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使历史上最大的力量被完全摧毁,死亡的毒钩在十字架上被除灭。祂的能力胜过死亡,胜过掌死权的恶者,这才是圣经所谓的全能。 ­

­

                                      我们努力的方向 ­

­

        神学绝不能只停留在思想的层面,必须以圣经为本,回到旧约、新约的本意,若非如此,必然落入流行的误解当中。尤其在中国,太以既往优良的文化传统为荣,以致较其他国家更不容易在面对信仰时,严肃地按圣经原意来了解。我们有一股太大的力量想把信仰衰减到文化里,因此至今信仰仍处于被囚禁的境地。中国的基督徒在承负神学的使命时,必须明白:这个时代需要的不是蒙召者,而是祭司和仆人。每一位弟兄姊妹都是神与人之间的祭司,都需要再重新严肃的读圣经,好使我们火热,不在乎自己的经验和智力,乃是让神的话成为神与人对话的机会。不仅去背,更要重新消化,以释经学的方式和个人的经验对话,才会产生整体的力量。这个结果就是神学的结果。「当启示与经验相遇而不再是理论时,这种神学才能改变人。」我们必须与他人分享,蔚为一股风气,使教会成为渴慕主话、羡慕真理的团体,让每一个肢体都肩负消化、吸收、分享神话语的责任,而不仅让少数人做神学家,自然形成一个有正确信仰的团体,亦即为神学的团体。 ­

        这样的神学才是活的神学。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