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一起走过》14.试为教会问前路(二) 作者:杨牧谷  

2010-01-10 09:37:44|  分类: 好書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试为教会问前路(二)

 
 
信息的纰漏
 
      九七问题兴起之前,教会对内地牧养,就是鼓励信徒读经祈祷,对外是兵分两路,一是社会服务,从医疗教育,到替人补习写信都有;二是传扬福音,指出人有罪,需要信神等等。这些都是好的,但九七问题勾起的种种恐惧和疤痕,慢慢使得这种信息与行动失去实际意义。
      这几年间,教会信徒的情况已有明显的变化:①信徒年轻化;成因有二,一是所传的信息只能吸引中学年纪的人;二是在教会耽上五、六年,亦即是大约二十五岁及以上的信徒,慢慢离去,以往教会流失的信徒,多在三十五到五十岁之间,现今是急速下降至二十五岁就有流失的现象。②教牧人士移民,造成会友一种被撇下的恐惧。按一个在神学院任教多年的朋友说,会友对牧者的尊敬也明显地降低,以往牧者一句的问候会使他们很受用,现今只当是礼貌应酬。③神学院新生报名的数字下降(去年某大神学院只有两人报名),这情况相信会恶化下去,有人预测将有关门或合并的事情发生。
     种种情况当然与九七问题有关系,但教会不能提供一个有意义、具挑战性和远景的信息,相信也是成因之一。
      圣经本来就是子民面对人生困境而挣扎的记录,在国泰民安的日子,它的信息容易给人 「精致化」,成了吸引中层人士的主要动力;面对像九七问题这等震荡性的危机兴起,教会损失最多的,也是这样的信徒。一大教会的牧者对笔者说,今天教会的空凳子有的是移民留下的,也有些是干脆离开教会的人士留下的。
      今天教会必须从圣经来重整她的信息,向人提出勇气与盼望的远景。要怎样做?那需要颇仔细的神学反省和圣经研究的工夫,拙著《复和神学与教会更新》曾论及,这里撮述一下。
 
复和与医治
 
      圣经的中心信息可以用许多模式来表达,但没有一个比复和来得直接和更具涵括力:它包括人与神的关系(传统是用「福音」代表),人与人的关系(教会是以「肢体生活」代表),和人与自然的关系(表之于行动即「环境保护」)。人需要复和,因为人种种关系已被仇恨、贪婪自私扯得粉碎,使人活在疏割、猜疑、孤独与惧怕之中,并为此付出可怕的代价。复和的意思。乃是说基督教的信息基本上就是一个医治的信息:本于神的爱来除去人的隔阂,使人能接受一个有限制和受了创伤的自我,因而与神复和,学习饶恕与忘记旧恨而与人复和,除去贪婪与自私,公义公平地活于大地而与自然界复和。
      种种和谐关系之能重建,皆因圣经提供了医治创伤的途径,透过圣经中「哀歌」( lament )的文体来表达的。原来当人身处患难之中,或存在受到真实的威胁,他的旧有世界便崩溃,展望将来呢,又前路茫茫,他的经历与宗教认识便处于矛盾冲突之境。他需要寻找可以支持他活下去的勇气。否定经历吗?苦难是真实的;放弃信仰吗?他的创伤更没有治癒的可能;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带着这种生之矛盾,与神力辩。哀歌就是记录这种挣扎历程的文体,遍存于圣经大部分书卷,尤以诗篇、耶利米书、约伯记和福音书的哀歌最为特出。
      现试就香港人身受的创伤为例,说明哀歌可以怎样给福音重新注入新的解释,包括对付恐惧、医治创伤、重建意义这三方面。
      1.对付恐惧。哀歌要人正视生命的幽暗面,因为苦难、孤单、焦虑与失望,全是生命中真实的一面,是不能逃躲的;透过崇拜和聆听神昔日在历史的工作(圣经),信徒重新学习人的将来并非由无可名状的命运或执政掌权者操纵,而是在掌管历史的创造主的手里,这是人可以也必须挣扎下去的原因。恐惧皆因人无法把握自己的将来,「历史的主」却邀请人与祂合作,共创明天。
      2.医治创伤。香港人是个受了创伤的群体,大概是不争之实,伤痕一天不面对,它仍得不到医治,只会沉积为「游离恐惧」,意思是没有恐惧的真实对象,只有随意式的联想。教会必须更新她的崇拜与教导,使她们能与信徒受伤的经验和医治的盼望连上关系:透过个人与小组辅导、鼓励信徒把心中愤慨与不平说出来,然后在群体崇拜中,思想和庆祝「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的真实。
      3.重建意义。为了意义绝对肯付代价,甚至牺牲生命;没有意义,就是一分一毫也不会让你拿去。在这个时候再教导信徒,生命是值得奋斗下去的,香港是我们一个可以学习作个真正中国人的地方,爱国爱民是一个具尊严和可以落实到情操;而这些跟政治的利害关系是可以划开界线的;因为基督教确有为弟兄舍命的教导,而中国人也有胸怀祖国这回事实。
 
香港的远景
 
      真实的信仰永远不是空中楼阁的,它是本于所处的环境,透过信仰的角度(一个局外点,vantage point)来反省当行之路。什么是复和神学所了解的香港现况?
      基于群众恐惧的心理,我们相信九七年之前香港会出现一个萧条期,大百货公司、金融机构、娱乐机构,以至各种专门人才,会慢慢撤离本港,复和神学绝不非议撤走的人与事,反倒要鼓励不能走和不愿走的人,与他们同进退,在这个时刻努力传递盼望的信息,忠心履行复和的职分。
      过了这个萧条期,也很可能是过了九七年,接近本世纪之末,我们相信香港仍然会再度兴旺起来,是基于三个现况来推想:①中国加速她的四化,和发展沿海城市的经济,需要香港作个甄选区;②台湾需要香港作转口,和对中国大陆的经济投资,以疏导过分庞大的外汇储备;③外国直接与中国做生意,焦头烂额的占了大多数,透过香港分公司来进行的,至今仍是较有成功保障之途。这三种因素都会使香港的战略性地位,将来比今天有过之而无不及,包括担当政治与经济的缓冲区,经管技术专才渴求最殷的地方(他们是现今流失最多的阶层)。
  反对这种预测的,多是认为中国政局不稳,难保不出现另一次风潮而把所有拖跨了。这是一种出于恐惧的投射,是自然的,却是缺乏实据去验证的,也是属于感情多于理性的看法,既是证无可证,也就是不能讨论的问题了。
 
教会的使命
 
  叫我深信香港必然再度兴旺的原因,是我也曾多年寓居海外,我就是不相信外国的办公室和唐人街,能满足今天移走的专业人士;而能吸引他们回归的,除了上述政治与经济因素外,香港教会是有相当积极的角色可以担任。
  香港教会若是徹底更新她的信息与牧养的模式,发挥了「对付恐惧、医治创伤、重建意义」的功能,对信徒,她能给予一种清晰的使命与目标,使他们就是留守香港,也有可以付诸行动的明确路线;对社会,因着复和而除去的恐惧和焦虑,确实能使人在种种政治漩涡之外,产生一种稳定民心民生的力量。政治、经济,加上一稳定的民心民生,移走的人重归香港,也就不是那么遥不可期了。
  今天香港教会若仍然要讲使命,当然不能讲移民使命,甚至不是开大型布道会的使命(名布道家对香港人的存在问题有多大的体会!),而是与香港社会同进退,就是在萧条期仍然坚守岗位,传递希望,缔结和好;这是香港教会能在新时代对香港社会贡献自己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