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還天啟預言的本相─── 剖析解讀預言的須知》 主講:威瑟林頓博士(Dr. Ben Witherington III)  

2010-01-13 03:05:08|  分类: 新約經文講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啟示錄原名的意思是「揭祕」,就是將原本無人知曉的事情透露出來。對於信主已久或初信主的基督徒來說,啟示錄的內容都同樣精彩。讓我們從作者和起初的讀者的角度來看啟示錄。

I. 首要原則

詮釋啟示錄的首要原則是,聖靈當年默示原作者寫這卷書的用意,以及起初的讀者對於這卷書的領受,至今仍然是這卷書所要表達的。聖經的真義就如耶穌基督本身,是昨日、今日,直到永遠不變的。換句話說,原本的七教會讀啟示錄時沒有的想法,今天我們詮釋啟示錄時,也不可以有這樣的想法。

我們不能任意將自己的意思加進聖經裡。聖經是神給我們的啟示,我們自己對於聖經的看法並不重要,因此尤其是當我們處理像啟示錄這麼複雜的經卷時,就要加倍留心。

II. 預言的類別

預言基本上分兩類:用耳聽的和用眼看的。耳聞的預言,就是先知聽見神的說話,然後複述出來。譬如先知阿摩司聽見神的說話,複述時就說耶和華如此說,然後將話語的內容告訴以色列人。這類預言,先知只需將所聽見的複述出來。

然而,像啟示錄這類眼見的預言,就是先知聽見又看見一些事物,然後將所看見的描述出來。可是,任何語言中最偉大的辭藻,都不足以描述與神相遇這奇特的經歷,因為神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是超乎任何腦袋所能夠盛載的。所以,當先知要描述他所看見的天啟預言,就必須借助於比喻和比較等手法,要用到「彷彿」「有如」「好像」等字眼,這是因為他描述的能力遠及不上他所看見的景象。

III. 天啟預言的特徵

要認識天啟預言,我們可以閱讀舊約聖經中首篇天啟式先知信息───以西結書一章4至14節,留意當中經常出現好像、如之類的字眼。作者說這些活物的腳如光明的銅,並非表示他們的腳是銅造的;又說他們的形像就如火炭和火把,亦並非表示他們正被火燒著。作者比較兩件不同的事物(活物與火),其實兩者之間有共通之處。這就是所謂象徵的描述(figurative description),與字面的描述(literal description)不同。這種描述手法正是天啟預言的特徵。

啟示錄第四章的內容與這段非常相似。作者在第1節說他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請留意那並非真是吹號的聲音,只是好像的;第3節那位坐在寶座上的,也並非由兩種寶石造成的,而是祂在異象中看來好像是這樣;彩虹好像綠寶石,也是用了比較的手法。

有些保守的信徒認為,經文必須按著字面理解,否則就是不信。我認識一對十分年長的夫婦,他們相信地球是平的,就是因為聖經說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啟七1)。可是,我們必須分辨象徵的描述和字面的描述,而天啟預言就是用了大量隱喻、比較和象徵來將現實描述出來。約翰說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其實並不是要形容地球的形狀,而是指那些天使從各個方向前來履行神的旨意,這是個隱喻。

聖經中有象徵和字面的描述,我們應該分別用合適的方法來解釋。按字面的意思來理解象徵的描述,正是詮譯天啟預言的最大問題,而啟示錄就正是充滿了天啟預言。

IV. 文學詮釋的關鍵

解讀任何文章的基本祕訣,就是問:「這文章的『文體』(genre)是甚麼?」詮釋文章若非根據其文學類別,就難免會誤解。譬如耶穌所說的比喻,就如文學上的小說,小說與天國的現實有關連,然而如果你不知道其文體是比喻,就不懂得該怎樣詮釋。

我們要認清啟示錄的文體。首先,啟示錄以敘事文為骨架,是個故事。這個故事的內容有大量重複,例如七印、七碗、七號。這些重複的內容很可能是以多種方式表達同一個信息。「重複」也是天啟文學的主要特徵。

其次,啟示錄是由天使向人傳遞神的啟示。這與先知阿摩司的情況不同,他是直接聽見神的說話。啟示錄在開首就說明:耶穌基督的啟示,就是神賜給祂,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眾僕人。祂就差遣使者曉諭祂的僕人約翰(一1)。父神告訴耶穌,耶穌告訴天使,那天使告訴約翰。天啟文學的另一個特徵是,天使總是中介者,將神的啟示傳給人類接收者。

V. 兩個主題

啟示錄只有兩個主題:一、關於另一個世界(天堂和地獄)的真理;二、關於時空當中發生的事(過去、現在、將來)。啟示錄並非單單談論關於將來的事或他世的事,而是他世和今世都有談論,因此我們讀到啟示錄的結尾就會發現,在人類歷史的終局,他世的事情進入了今世,天堂降在人間。

現在存於天上的完美國度,終有一天會完完整整地存於地上;然而在此際,天上的情況不一定反映在地上。因此,我們會照著主耶穌的教導禱告說:願袮的國降臨;願袮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換句話說,天啟文學有空間的層面,展望他世,同時亦有時間的層面。

VI. 普及的象徵

然而,無論是談到他世、今世或來世,其措辭都是具象徵意義的。所以,我們不要期望在動物園看見一隻雙頭七角的獸,作者所用的並非字面的描述,形容一隻實實在在的動物,而是用了象徵的描述,是他當代的讀者所能夠明白的。例如但以理書和啟示錄,都是以「獸」象徵邪惡的帝國,「獸的頭」則代表那帝國的王,「角」則代表其權勢和力量,全都是象徵的描述。

因此,約翰提及那在第一世紀騷擾基督徒的大惡獸,所指的並非像歐盟之類的經濟體系,而是指某個第一世紀讀者所認識的邪惡帝國,就是他們眼中統治著全世界的異教帝國,亦即是羅馬帝國。那麼我們今天要因而害怕意大利嗎?當然不必,因為約翰所用的是普及的象徵(universal symbols),那邪惡帝國可以是波斯帝國、亞述帝國、亞歷山大大帝的希臘帝國、羅馬帝國……可以是世上任何帝國。約翰刻意運用普及的象徵,使這個象徵對於教會歷史上任何時代的讀者來說都有意思,即使今天的讀者也能理解。

約翰並沒有啟示一些只有二十一世紀的人能夠明白的真理,因為他起初是要與那些第一世紀的基督徒溝通。假說拔摩島的約翰在公元90年說,有一天有個名叫薩達姆的人會統治伊拉克,那麼以弗所、撒狄、士每拿、非拉鐵非等教會聽見豈能明白?作者在第一世紀寫下這些經文所要表達的意思,至今仍是那意思。

假如我們將普及的象徵當作特定的象徵(specific symbol)來理解,將啟示中的事物與現實中的事物配對,結果都總是配錯。例如將敵基督視為特定的人物,第一世紀的信徒會說是尼祿(Nero),第二世紀就說是奧熱流(Marcus Aurelius),第三世紀則說是卡修斯(Dio Cassius),到了第四世紀更說那是指教皇。然而每次配對都總是錯的,因為約翰的原意並不是要給我們具體的資料。我們若試圖預計主再來的日子,情況也是一樣。

VII. 關於末來

神向我們揭示關於未來的資料,僅僅足夠讓我們有盼望;神沒有透露太多,是為了教我們要憑信心過每天的生活。天啟文學的目的,並不在於預言特定的事件、時間或人物,而是讓我們看見未來的藍圖、輪廓。

關於未來,啟示錄告訴我們:主耶穌將會再來,或早或遲,回來就會對付世上的不義和邪惡;祂回來之前,世界仍然會一塌糊塗;祂回來之後,一切都會大大改善,死人會復活,有最後審判;這一切都完成之後,會出現新天新地。這就是啟示錄談到關於未來的一切。

主耶穌遲早會再來,可是我們不知道會在何日何時,所以我們要常常作好準備,過每天的生活都要當作明天就要面見主。不過,我們知道祂再來在實質上的影響,就是神拯救的主權會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那時不會再有疾病、疼痛、死亡、苦難、悲哀、罪惡,神對生命所作的肯定比死亡所作的否定更加響亮,所以在基督裡的人全都會復活,忽然間歷世歷代的基督徒聚集迎接主耶穌,基督徒成了世上的大多數。這就是主榮耀再來之日。

VIII. 關於逼迫和苦難

約翰致函的七教會,有的受著逼迫,甚至被殺害。啟示錄就是給那些為主受苦,在水深火熱當中的人而寫的。在教會歷史上,每當有信徒群體受到逼迫,這卷書對他們都很重要。

啟示錄告訴我們,我們如同基督一樣受苦,是我們的榮幸。主耶穌曾經對祂的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十六24)約翰寫作啟示錄時,他知道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書卷中從來沒有承諾過基督徒可以免於受苦,甚至正正相反,基督徒要預料到這異教世界對他們滿懷敵意。

西方有些教會的基督徒根本不明白為信仰受逼迫是甚麼一回事,反而只知道福音會帶來昌盛,神想我們人人都健康富裕,如果你得不到,就是因為你信心不足;這種福音是假的。真福音的核心是,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而主人所經歷的,僕人又豈可幸免?我們要明白這一點,才懂得欣賞啟示錄。這卷書是被放逐受苦的作者寫給與他同受苦難的教會的,約翰並不是到拔摩島去退休享福,而是因為他宣告基督的福音而被放逐到那裡。

IX. 總結

上述是啟示錄的普遍特徵。第一,這卷書是由中介者傳達的啟示,神藉著天使傳給人類(拔摩島的約翰)。第二,書中的異象屬於眼見的預言,作者用到比喻、比較、隱喻及象徵的措辭來描述那偉大的真相。第三,這是關乎今世、他世和來世的文學作品,談到天堂、地獄裡發生的事,又談到現今和將來的事。

第四,這卷書的目的是安慰那些在傷痛中屬神的子民,不是要滿足我們對於將來之事的好奇心,而是要讓我們有盼望,並激發我們憑信心過每天的生活。

第五,這卷書鼓勵我們將公義交在神的手裡。福音的核心是饒恕而非報復。主耶穌在十字架上也為那些折磨祂的人禱告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二十三34)神又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來十30)可見啟示錄不是要呼召基督徒起來打仗,或以人的方式爭取公義;相反,我們要將公義交在神的手裡,並在這世上活出憐憫和寬恕,因此七印、七號、七碗不是由人手策動的,而是由神子在天上策動的。

我們若要更深愛主,更清楚認識主,更緊貼跟隨主,就要定睛於這美麗的景象:曾被殺的神羔羊升到高天的榮耀裡。沒有十字架就沒有冠冕,沒有苦杯就沒有榮耀。我們若選擇背起十字架跟從主,就更能明白啟示錄這卷書。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