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聖經密碼孰真孰假?》(上) 作者:楊牧谷  

2010-01-19 12:07:12|  分类: 「末世天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人不容易明白我能執筆為啟示錄寫注釋和序那份感謝與歡愉,我覺得嘗試把那感覺解釋出來,是頂適合做這系列作品的序的。
 
      我一直覺得寫了《基督書簡》后,就不再有機會為啟示錄四到二十二章寫注釋的了,不是吗?上一本書只解釋到啟示錄第三章,卻已寫了五百四十四頁(校園出版社,一九九〇年),花了一年多全時間的寫作。余下篇幅幾近七倍,難道我要再用十年時間,寫多七大巨冊?誰人要看八大冊的啟示錄注釋書?我哪有十年時間去寫一本沒人會讀的注釋書?今年年初我全情投入《癌症答客問》的寫作,所以不久前還遇上一位弟兄,他懇切地求我把啟示錄注釋繼續寫下去,我還斬釘截鐵地對他說:「我不寫了,我沒有時間寫了。」
      我說的沒有時間,還有多一個意思。我自覺身體愈來愈弱,火車站那幢樓梯我愈來愈難爬完,爬完了,雙膝發軟氣還喘,這些叫我好沮喪。但還不夠視力也漸差叫我擔心,以往我是用原稿子寫稿,后來因為看不到原稿子的格子,早就寫得龍飛鳳舞,字字出格。近日完全放棄原稿紙,改用別人用過的A4影印紙,把它翻過來就寫了。近邇更離譜,字體愈來愈大,因著心急的緣故,也愈來愈潦草,相信我的糖尿病一定是把我的視網膜弄得油漬斑斑,大大影響我的視力。但我要寫的書還起碼有好幾本啊!(《做个完全人》、《傳記》、《癌症答客問》上下冊、《生死與命運》等)我的心臟就如我的醫生說的:「常活在緊張的煎熬下,因此血壓一直高據不下。」今晚小女玄風在香港文化中心有音樂會演出,我竟對她說不能出席,因為若去了,早上我就不能如常起床寫作。
 
      在種種不可能下,我竟毅然放下手頭的工作,投身在啟示錄的注釋書上,那實在叫我好生感謝上主一切的安排。
 
      坦白說,寫啟示錄注釋書對我來說是一種享受,多於是一項工作。我好多朋友都知道,我信主后參加第一個查經班就是讀啟示錄;第一個事奉是帶人查考啟示錄;第一本洋文屬靈書籍也是啟示錄注釋書(Lange's Commentary on Revelation),那時我是讀中三。但讀啟示錄我從來都不是一項責任、一種重擔,剛相反,我是因讀啟示錄而盼望旺盛,信主還不到一年就帶人查考啟示錄,因為那時(一九六〇年)我把在香港找得到的啟示錄注釋書(共十七本)全看完了。我不僅看,且是活在啟示錄的異象中的,一天到晚羨慕天上榮耀的景象。
 
      我記得某年夏天,一個星期六,我要返團契,在油麻地彌敦道等候巴士,望著天上蔚藍的晴空,心中喜悅到不得了,知道有一天我會到那里,與天使天軍一起敬拜寶座上的大君王,我心中狂喜得幾乎要跳出來。不久巴士來了,那是一輛殘舊的雙層巴士,我就上車,一上車,眼睛還未適應車廂內較暗的光線,卻隱約看見引往上層車廂的樓梯底蹲著一個老翁,那原是給人放雜物的地方,怎么會蹲著一個人?再看清楚,他的面貌直轟入我心底,只見他臉上兩個眼窩,長著的不是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睛,而是兩醰渾濁又是綠色的膿,沒有黑色,也沒有白色,只有兩醰綠色的膿。當他感覺我注視他,老翁用手擋著他的臉,頭垂得更低了;我走入車廂坐下,心跳得很厲害,我并不害怕,事實上我信主后三小時已立志奉獻一生,要把好信息帶給貧窮人。信主后我一直享受屬天的美麗與榮耀,剛才還在羨慕白雲深處的美麗,低頭紅塵,我看到的卻是一個自覺不配坐在車廂內的瞎眼老人,但這景象并不叫我為享受啟示錄華美異象有內疚之情,只加深了我的信念;啟示錄本來就屬於每一個老百姓,讓他們有天上來的異象,和多一份安慰與盼望。這是我早期愛啟示錄的主因。事實上,我愛啟示錄愛到一個地步,有好多年聽見人提起「啟示錄」一名字,我就仿佛聽見人叫楊牧谷一樣親切。不錯,有好一段日子,我把自己的姓名等同了啟示錄。
 
      但奇怪的是,自我從研究的角度寫了《基督書簡》后,我沒辦法再從比較親民的角度來讀或寫啟示錄了,好像昔日誓要為那失明老翁讀啟示錄的心志不再有落實的可能一樣。
 
      上帝自有祂的一套辦法,是我想象不來的。
 
      公元二〇〇〇年,影音使團決心創辦福音電視台預備以末世天機作它的開台工作,使團的總監袁文輝及他的左右手Kathy邀請我參與此事工,并力言給我完全自由的空間去寫,是寫二十六集。我跟他們的編導凱韻開了無數次會,終於落實了。我負責為每集劇本供稿,開始了絕對是自殺式的二十六集寫稿生活。除了原有工作外,每星期寫一集,半年二十六週就是這樣暗無天日地過去了。奇妙啊奇妙,這二十六週若要風流快活會是這樣過了,趕稿趕得暗無天日又是一樣過了,還留下了這一套啟示錄釋經書,現今還為它寫序,你說奇妙不奇妙?
 
      進入新紀元,整個基督教都給一片末世之風吸了進去,從猜想Y2K等於世界末日,到相信公元二〇〇〇年就是主再來,甚麼都有,末日宗教更是出奇地興旺,福音派的人對這陣熱潮好像沒甚麼辦法,這是影音使團要做「末世天機」的背后原因,也是我決定答允合作的動機。但想不到的是,因為是為電視台寫,為一般人而寫,昔日因為寫《基督書簡》那種頭巾氣竟然不知不覺全抖落了,我可以好釋然地只把經意講出來,完全沒有士大夫那種驚惶。更坦白說,昔日車廂樓梯底那個失明老人的需要又再變得具體,我可以好釋然地為他們來寫,這是現在寫序時內心又歡愉又感激的原因。
 
      應影音使團的要求,我們先每集出版一本小書,方便與VCD配合;將來四至五小本會合成一書,約共有五大本,第一本是稱作《末世迷情》,里面分別處理聖經密碼是真還是假,末日宗教真面目、以色列復國神蹟、重建聖殿為何如此重要、七十個七的奧秘是關於甚麼等等。
 
      由第二本開始,我們會逐章啟示錄來解釋,通常會分三部分:
 
      I.概略
      II.釋經
      III.現代意義
 
      讀者可由每章題目發現它與傳統啟示錄釋經書是不大一樣的,原因就如上述,不贅了。
 
      如前面說的,執筆寫此序,我有好大的感謝,那麼完結此序時,自然會是一個禱告:
 
            求那位掌管歷史的主,特別恩待處於末世的子民,好讓我們活在此時此地,有盼望又有喜樂,見祂面的時候更能有榮耀。阿們!
 
 
                                                                                         楊牧谷
 
                                                                                                二〇〇〇年十二月
 
 
                                                             引      言
 
      一九九七年杜斯尼的《聖經密碼》(Michael Drosnin,The Bible Code,New York:Simon and Schuster,1997)出版以來,教會與社會都掀起一場頂熱鬧的討論:有人好興奮,並相信自己真的發現了一部天書,天機隱藏在聖經后面;今天透過奇才,破解密碼,因而得知世界發展的藍圖。但更多人對此書極表懷疑,他們仔細研究書中的命題、推論、證據與結論,發覺破綻處處,玩笑一場!那麼到底聖經密碼是什麼?它與聖經預言有甚麼關係?聖經密碼與一般民間推測未來如「燒餅歌」、「推背圖」有沒有異同?我們會從四方面來討論這個問題:1. 猶太學者的反應;2. 聖經的教導;3. 神學的原則;4. 普通常識的審議。
 
 
I. 猶太學者的反應
 
      傳統上一般由基督教學者提出的問題,猶太學者是很少參與討論的,但這次《聖經密碼》一出版,猶太學者就非常熱烈地參與討論,不僅是相信上帝的猶太教學者,連不相信上帝的猶太學者也對這個問題極有興趣,原因可能有多種,下述為犖犖大者:
 
      首先,《聖經密碼》基本上是一本猶太人的作品,因此它雖標明其主旨是關乎世界末了的預言,卻只討論舊約的五經及預言書,并沒有涉及新約。
 
      再者,此書之所以引起信上帝和不信上帝的猶太人興趣,乃在於書中有關主旨:上帝透過聖經密碼向人說話。對相信上帝存在的猶太人來說,這說法若能成立,自然大大增加他們的信心,和研究經卷的熱忱;對不信的猶太人來說,問題更形緊迫,若此書的說法成立,他們不信上帝,和多時荒廢上帝的話語,豈不成為非常嚴重的問題?
 
      至於基督徒有興趣參與討論,理由不言而喻,但有一個問題:基督徒要真能參與討論,必須對希伯來文有起碼的認識,因為所謂密碼(code)者,除了指希伯來經文在某種排列下,會呈現一些單字或短句,它們均與歷史的去向及人類的命運有關;此外,每一個希伯來字母代表一個數目字,而加起來或每隔一定的字距,它也會出現與人類命運有關的名詞或短句;若基督徒完全不認識希伯來文,怎樣討論下去?
 
      我們真的要明白甚麼叫做「聖經密碼」。
 
      早在杜斯尼寫《聖經密碼》之前,猶太教的神秘團體已相信上帝是用密碼傳律法,他們偉大的教法師尼曼耐德斯(Nachmanides)在他寫的《創世紀注釋》的導言已明言:「一切者寫在律法書上,明言或暗喻,字面意思或透過數目價值做代表······字母和字母背后隱藏的意思。」
 
      杜斯尼是本於這個傳統,利用近代運算能力極高的電腦,透過把五經、以賽亞書,和但以理書等預言書卷的數字化或作某種形式的排列,他攜程宣稱關乎人類命運的字句就會顯現。這種研究在統計學上是一門新科目,叫做「同距字序(equidistant  Letter sequence,」簡稱做ELS)。所謂「同距字序」,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以色列著名數學家利斯(Eliyahu Rips)讀到另一位以色列同樣著名數學家維斯曼德爾(Rabbi Weismandel)的一本書,里面說,打開創世紀第一章,然后找第一個希伯來文字母的「T」,再向前數,到第四十九個字母,就會碰到「O」,然后再向前數四十九個字母,會碰到「R」,繼續前數四十九個字母,碰到「A」,再前數四十九個字母,是「H」,合起來就是「TORAH」(《律法書》─── 猶太教的聖典)。每隔四十九個字母就是我們說的「同距」,按次序先后出現的TORAH,就是有意義的「字序」。猶太人認為這種現象只能出於上帝的手筆,因此是「密碼」,人是無法設計出或寫出這樣的密碼出來的。
 
      但統計學家提出警告,這門學科太新了,不宜為此定下任何結論,「直到有更多的研究資料公布出來,我們必須抱著懷疑的態度來看ELS才穩妥」(Guy Gramer)。明顯地,杜斯尼是過度興奮的,他宣稱他的研究揭示了昔日上帝的作為(如耶穌的生與死),今日人類的歷史(如猶太人大屠殺、愛滋病),和明日世界的發展(大戰、天災),完全隱藏在希伯來字母的排列和它們代表的數字。
 
      這個宣稱引起教內外極大的回響。在舉出反證之前,我們要承認聖經有時的確是有用密碼傳遞信息的,其中尤以耶利米書二十五章26節的「示沙克」(Sheshach)為著。希伯來人有一種密碼法叫Atbash,就是二十二個希伯來字母中有一定的次序,像英文的ABCXYZ,當你把每一個次序用它相反方向那個字母來代替,如以Z代表A,Y代表B,X代表C,你便有了一個Atbash密碼。耶利米書的示沙克是指哪一國呢?原來巴比倫的簡稱叫做巴比(Babel),當你用Atbash密碼,寫出來就是Sheshach,「示沙克」,故示沙克即巴比倫(和合本的小字是不見於原希伯來文,卻是按此原理算出,亦為耶利米書五十一章41節證實)。
 
      但請注意,所謂聖經本身的密碼:一來,它不是只有少數有學之士或大智大慧的人才能明白,而是人人都可以明白;二來,它要傳的也不是甚麼天機,而人人都已經知道的。因此就算杜斯尼本人也不宣稱他是獨得天機,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秘密。
 
      好了,說到問題的核心,共有兩方面。
 
      第一,字母的排列是不是會呈現某個特別形式,而在這形式內,某種天機會被揭露,像十字的形狀出現在舊約五經,「耶穌」一詞在民數記五章15節至十八章9節,及以賽亞書五十三章6至12節等等。不錯,我們的確有這發現。
 
      但可有考慮反面的證據?希伯來教授普來斯(James Price)以電腦用同樣的「同距字序」方式去尋找,結果可糟糕了:
 
      1. 耶穌:杜斯尼最強調的「耶穌」,普來斯就用以賽亞書五十三章12節來找(跳距20个字母),結果有十六個字母走出來,翻譯成中文是:「我戀慕詭詐,我的威名叫耶穌」!得出這句字的機率是四百三十九兆分之一。
 
      2. 上帝:用「同距字序」方式來找上帝又如何?普來斯用創世紀四十一章27節(跳距63个字母),他得出的希伯來字句譯文是:「我們要醒來,耶和華是个可厭之物」。得出這樣字句的機率是一千零八萬九千九百七十一分之一。
 
      今天統計學家和數學家均同意,「同距字序」的現象是完全偶發的,里面沒有甚麼數學意義或統計價值在其內,他們稱之為「冷遇」(cold fusion),一種偶然的機遇或機緣。
 
      一九九四年一群頂尖猶太數學家走在一起,他們把整本創世紀的希伯來文輸入電腦,然后從這堆文字找出自公元一年到一千年,六十四个出名的猶太拉比的名字,還找得出他們每一個人的生死日期呢,其結果刊在世界著名的《統計科學專刊》(1994,Vol.9,No.3,429)
 
      要明白有限的字母怎樣可以合成巨大的資訊,普來斯把以賽亞書五十二章13節至五十三章12節輸入電腦,一共是八百个希伯來字母,他要找起碼由三個子音組成的希伯來字,結果他找出十六萬零六百五十個希伯來詞彙,它代表著全部舊約聖經百分之六十五的文字。這個著名的拉比實驗有甚麼意義?「所謂同距字序,是沒有甚麼意義的」,這是他們的結論。
 
      杜斯尼說他的論證可以反駁的不多,因為都是本於數學與統計學,縱觀全書,真的甚少運用數學(除了簡單的加減乘除外),至於他寄予厚望的統計學「同距字序」,統計學家認為此法太幼嫩,乏善可陳。
 
      最后,杜斯尼常引用一段經文,然后在其上畫一個具暗示意義的符號(如十字架),在符號內就有一個信息存在,他亦稱之為密碼。
 
      如果密碼想要傳遞的是一個信息(而不是游戲),而信息是預設讀者可以明白的,那麼這種密碼要傳遞的是哪一種信息呢?應該由哪一卷書、哪一章、哪一節開始和完結呢?這種現象是只見於希伯來文的經典吗?別種文字又不是宗教經典的,若出現這種現象,我們會說這又該算是哪一類密碼?
 
      近代賀蘭德先生(Greg Holland)發布了兩個密碼,是他從史提芬遜的《金銀島》(R. L .Stevenson,The Treasure Island)發現的。第一個密碼是一個十字,內里的字是:「戴安娜把我的靈魂交給造物主」;第二個在同書,也是一個十字,里面的信息是「甘乃迪等人全倒下」(指小甘飛機失事),我們當然不會忘記,金銀島是一八八三年出版的。
 
      總括這一段文字,我們不禁問,為甚麼希伯來文會有這麼多「余地」給人玩弄擺布,可以各按己意地張冠李戴一輪?一個猶太學者韋拿(Bruce David Wilner,An impartial Opinion on the ' Torah Codes',June 1997,revised Oct. 1999)說的好:「希伯來文書是非常容易給人玩文字游戲的,因為它每個字基本上只有三個子音,許多字都是非常短小,你只要把字與字之間的空間挪去,就可以變出千萬個讀法來。有些文字比希伯來文更易玩文字游戲。」他特別指出中文有此特性,他說很多文章只要你把適當的字刪掉,就會有一個完整的「橘子汁燴鴨食譜」。他也指出有人在《無比敵》小說孤立出許多世界政要被暗殺的名單密碼!
 
II. 聖經的教導
 
      這是一個大得不得了的題目,非專書不能深入地討論,因為基本上那是關於釋經學的問題,我們在這里能做的只是提出問題來談一談,相信已可劃出一個輪廓。
 
      聖經是鼓勵還是告誡我們對將來的好奇心?
 
      人相信聖經隱藏某種天機密碼,幾乎是自人相信聖經是上帝的啟示那時便開始,其中記之以文的則以猶太教的神秘派為著。其實人這種願望是完全可以明白的,每個民族都有某種典籍是他們相信其中隱藏著天機密碼,只有具非常特殊天賦的人才可以破解密碼,知曉人類將來的命運。人渴望要知道天機密碼,因為天機密碼都是關於人類的將來與命運,而人想把握自己的命運,古今無別。
 
      問題是,聖經怎樣了解人類這個基本訴求?是鼓勵呢?還是告誡我們別越雷池?
 
      很可惜,答案可能叫許多擁護《聖經密碼》的人失望;舊約貫切始終地強調,人類與宇宙的將來是一奧秘,此奧秘只屬於創造主耶和華;但能近距離地深入討論的是新約,且舉二例。
 
      首先,耶穌警告我們在世界末了的時代,必有許多假先知興起來,自稱獨得天眼,能窺破宇宙奧秘;四處迷惑人,說自己是與人不同,所有人都要聽從他(馬太福音二十四章3至9節)。耶穌怎樣教導我們去面對呢?
 
      1. 要謹慎,免被迷惑(4節);
 
      2.學習分辨真假因為虛假的宣稱無處不在(5節);
 
      3.假的要興起來,逼害真的,因此真的信徒要有受苦心志(9節)。
 
      再者,上帝藉天使宣告天使宣告人類命運關鍵的所在(啟示錄第五章):嚴封的書卷和被殺的羔羊。嚴封的書卷上面記載的是人類和上帝所創造的一切命運,這個命運已寫成,又加上嚴封,即無人能改。不單如此,天使還宣告,天上地上沒有配展讀此書卷的,只有被殺的羔羊能展讀。約翰聽到沒有人配讀書卷時就大哭(五4),完全因為書卷記的是人類的命運,但當他再聽到惟有羔羊配展開書卷,他立刻就看到天上眾天軍俯伏於寶座前,將頌讃榮耀歸給被殺的羔羊(五11、14)。
 
      啟示錄這個異象清楚告訴我們,大地與人類的命運,是只有被殺的羔羊主耶穌基督才配展讀,因為祂正為改變人類因犯罪招致死亡的命運而被殺;在祂之外,沒有人也沒有任何勢力團體能知道人類的命運,不要說能改變了。正因如此,有關大地與人類的命運,基督徒只需聆聽主耶穌的宣告就足夠,不必因環保分子宣告,有一天大地會缺水缺糧,而人類會滅種,或物理學家宣告有一天地球會因溫室效應而人類不能再居住,全要作外太空移民,或天文學家宣告,多個千年后,某個巨大星體會撞擊地球而造成人類與地球一同滅亡。我們信主的人都不必因這些宣告而驚惶,因為聖經告訴我們,只有被殺的羔羊才知道人類將來的命運,不是環保分子,或科學家。
 
      最后,本文開首引述的耶利米書密碼「示沙克」(二十五26),它所陳列的「聖經密碼」原則,是今天聖經學者普遍接受的,即它是一般讀者能容易破解,明白其意義的,因此一個深懂希伯來文的看見Sheshach,是很容易用破解密碼法的Atbash,把逆序的字母代入,就讀到Babel(巴比倫簡寫),而中文和合本聖經則加了小字,指出示沙克就是巴比倫。原來聖經密碼的作用不是用來故弄玄虛,或刻意用來造就那些具超凡數學恩賜,或可使用超級電腦的奇才,讓他們紅透半邊天,讓小民如你我者佩服得目瞪口呆,不是這樣的,聖經是用來給人讀而明白,不是用來玩魔術!聖經若有密碼,這是破解密碼的守則;同樣地,聖經若有任何隱晦的預言,也該循此守則來解讀。不然的話,若聖經必須經過超級電腦才能破解,有一天一個虔誠的基督徒遺傳工程學家走來告訴我們,原來希伯來文里面是有一套DNA的,他又攪出一套解讀希伯來文DNA的秘笈,一般信徒還要不要讀聖經?上帝為甚麼攪這一大套來玩弄和侮辱一般信徒?
  评论这张
 
阅读(5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