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渴慕神──── 以神为乐》 作者:陶恕  

2010-01-07 00:14:30|  分类: 陶恕選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信称义的道理─── 确是出自圣经的一种真理,而且把人从无效验的律法,和无益的自我努力中释放出来─── 到我们这一时代已经误入迷途,而且被许多人误解到一种程度,实际上只能阻止人认识神。整个宗教信仰所表现的生活是机械而无生命的。现在一般的信仰。可以和天然生活互相协调,可以和自我老亚当的生活没有妨碍,人可以“接受”基督,而在接受者的心灵中,没有一点特别倾向于主的爱。有人是“得救”了,但是他对于神是也不饥也不渴。事实上他是被误教到满意,同时也是肤浅为自足。

  现代的科学家,在研究神所造的奇妙宇宙中,失去认识神的机会;我们基督徒的真正危险,则是在领受神自己奇妙的话中失去神,我们几乎忘记了神是一位格的神,忘记祂是如同其他任何一个人那样,可以与之建立亲密关系的神。我们当然都知道,一个人可以明白另外一个人,但是一个人若要完全被另外一个人认识,就不能单凭一方面的接触。只有经长久相爱和心灵互相的交通,然后双方才能彼此有深刻□了解。

  一切人与人的社交往来,都是从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交互反应,从偶然的接触,渐渐进到人所能达到的最完全而亲密的交通。宗教既然是真实的,在本质上乃是被造的人对于创造者神的交互反应。“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袮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

  神是一个有位格的神,在祂的全能神性的深处,祂是有思想,有愿望,有享受,有感觉,有爱,有要求,也有忧伤,如同普通任何一个人那样,为要使我们能认识祂,祂一直保持和人一般的性倩,祂通过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愿望,我们的感情。和我们的交通。神和被救赎的人之间,有不断而无阻隔的彼此相爱,互相交换思想,这就是活泼的,新约宗教生活的中心。

  关于神与人之间的交通,我们可自觉地知道这一回事。而且是个别的知道,那就是说,并不是通过一群信徒的团体而知道的,乃是由个别有此经验的信徒,而及于这些信徒所组成的团体。这是可以感觉到的;那就是说,这并不是藏在意识之下,它的工作并非人所不能知的(如同有些人想婴孩受洗的道理那样),乃是在于自觉的领域,就如同人能感觉任何其他的经验那样。

  凡是在神那一方面是大的,在你我方面就是顶微小的(除罪以外)。人既然是神照着祂的形象造的,在我的里面就有容量可以认识祂。在犯罪时,我们所失去的只是那种能力而己。当圣灵重生我们的时候,我们整个人就与神有生命上的关系,我们就因这种关系而涌起无限的喜乐。这就是从神而有的重生,若没有重生,人就不能见神的国,但这不过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局,因为从此才算开始追求神的荣耀,心灵有一种喜乐的探求去认识神无限的丰富。我说这只是我们的起头,那么究竟到那里为止,从来未有发现过,因为关乎三而一的神,那可畏奇妙的奥秘,是既没有范围限制,也没有终止之点可以被人知道。

  袮是无边的海洋,谁能测透。
  袮以永远无穷作居所,
  袮是万王之王,唯一的真神。

  找着神而又继续追求认识神,乃是人心灵中爱的反覆作用,那些易于自满自足的宗教徒,轻看了这种爱,然而热心追求的儿女们有过喜乐的经历,就认识它的真价值,圣贝纳德( St Bernard )把这种神圣的妙爱写成一首四行诗,凡是敬拜的每一个都极容易了解其中的意义。

  神阿!袮是生命饼,我们吃了袮,
  我们心灵要得饱足,它需要袮,
  袮是活水的源头,我们喝了袮,
  我们的心灵渴慕充满,它需要袮。

  若是你仔细研究以往那些男女圣人的生活,不久你就会觉得他们对于神的渴慕何等迫切。他们为神的缘故而忧伤,昼夜祷告为要寻求神,且是继续不断地寻求,当他们得着神的时候,那种甜蜜是长久寻求中所未遇见的事。摩西用他已经认识神作为要更多认识神的一种理由。“我如今若在袮眼前蒙恩,求袮将袮的道指示我,使我可以认识袮,好在袮面前蒙恩。”于是他就大胆地向神作这样的要求:“求袮显出袮的荣耀给我看。”神显然因他这样热心追求感到喜悦,于是第二天叫摩西到山上,在那里庄严地使祂的荣耀从摩西面前经过。

  大卫的生命是一条属灵追求的河流,他的诗篇,充满着追求神的呼喊,和得到了神的欢乐。保罗自承他生命中最主要的,是对于基督的热烈追求。“使我认识基督”这就是他心的目标,而且为它丢弃万事,“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兴诺底( Hymnody )以追求神为最甜蜜的事,他也知道,终于找到了诗人所寻找的那一位神。在不远的世代以前,我们的先人唱着:“我看见祂的踪迹,我还要紧紧跟随祂。”

  可是这种渴慕的诗句,在今日大聚会中已不再听得见了。在这个黑暗的世代,我们的属灵追求,竟让一些教师代替我们做,这是多么悲惨的事。一切的事都只为达到初步的“接受基督”(在圣经中并没有这一套说法),而往后再也不求神更进一步的向我们显现。我们陷入一种错谬理论,坚持说我们只要找到了主就不用去追求。这种说法,彷佛成了正统派的定论。而且因为一般人都承认它正确,也就没有一个接受圣经教训的人不相信这种说法。于是教会所有关于帮助追求属灵生活的崇拜,培灵歌咏都被搁在一边,先前那种满有基督香气的古圣徒,注重经验的心灵神学已遭摒弃,受人欢迎的是一套完整的圣经注释,这种现象叫属灵伟人如奥古斯丁,卢塞福,或贝里纳听起来,一定觉得惊异不已。

  在这种普遍的冷淡空气之中,我引为欣慰的,是仍有一些对于肤浅生活表不满足的人。他们承认反对的势力很大,在遭遇反对之后,他们合著泪另外找个地方,自己向神祷告说:“神阿!求袮显出袮的荣耀给我看。”他们要尝一尝主恩的滋味。要用心灵来接触神,用灵里的眼睛去观看神的奇妙威荣。

  我要郑重地鼓励这种有力量的追求神的生活。因为缺乏追求之故,才使我们陷入今天这种肤浅的光景。我们信仰生活中一般死硬呆板的气质,就是因为我们缺少属灵的渴慕。自满自足是一切属灵长进的死敌。人必须有剧烈的愿望,不然的话,基督对于祂的子民就不能有任何显示。最令祂伤心难过的。就是祂一直在等候我们,而且等候了许久都得不到反应。

  摘自:渴慕神(宣道书局)

                                                                原 序

  在这普遍暗淡的世代,忽然有一线令人欣慰的光辉出现:就是叫人看见在信仰生活中,渴慕神的人不断地增加。他们渴望追求属灵生活的实际,文字的宣传,不能令他们停息追慕的心,单单所谓真理的正确解释,也不能使他们感到满足。他们对于神如饥如渴,而且永不满足,直到他们在永活的泉源中喝够为止。

  这就是我所见到今天仅有的一小群,真正的宗教复兴运动的先驱者。这可能成为一些圣者在到处寻找的,如人手那样大的一片云彩。它可能激起许多人灵性生命的苏醒,并且可以再次得着那与信基督俱来的光辉奇妙的经历,这种经历在今日的教会已经完全失去它的踪影。

  不过作为教会领袖的人,必须认识这种属灵的饥渴。目前的传福音工作如同(变换一个模样)人已经把祭坛修起来,也把祭牲切成块子,可是竟自满自足地在数点着石头,把它一再加以调整,然而却从来不理会在高高的迦密山顶,是否有人的徵兆出现。但我们要感谢神,究竟还有一些人在留意。他们乃是一般喜爱重修祭坛,以献上祭牲为喜乐,但是却为着一直不见火降下来总是不安于心。他们渴望神超过其他的一切。他们渴慕尝主爱的滋味,这一位主,正是一切先知所预言的,和诗人所歌颂的基督。

  在今天我们并不缺乏正意分解基督教训的人,但太多人似乎满足于年复一年地从事教导信心的基本信条,最奇怪的,是他们竟不觉得在他们的工作中,并没有神的显明见证,也没有与人不同的个人经历。他们经常服事着一般信徒,可是在信徒的心中有一种饥渴,那简直不是他们的教训所能满足的。

  相信我的话并非太苛刻的,然而我们的讲坛太空洞乃是真的事实。密尔顿( Milton )所写成的可怕句子,应用于我们这个世代,就如同在他那时代是同样的确切:“饥饿的羊抬起头来要吃,却没有吃饱。”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神的国中,这真是一种大耻辱,看着神的儿女已经坐在天父的桌子旁还让他们挨饿,卫斯理的话,在我们看来确有真实的道理,他说:“正统神学,或是一种正确的见解,不过是宗教的极小部分。没有正确的理解,固然不曾有良好的态度,然而没有良好的态度,仍然可以有正确的理解。人可以对神没有爱,也没有良好的态度,而对于他却仍有正确的理解。撒但就是一个这样的例证。”

  感谢那些大规模的圣书公会,以及其他文字工作机关对于圣经的推广,使今天对神有正确理解的人,比教会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来得多。然而找却不知道那种真实的心灵崇拜生活,是否曾经有过像今天这样的低潮。在大部分的教会崇拜,已经完全失去它的实际内容,作为代替的,是外来的奇怪东西叫做“节目”。这个名词是从戏台上借用过来的,今天竟被教会中所风行的公共崇拜所采用,真是一件可怜的事。

  在真活神的教会中,完好的圣经注解成为必不可少的东西。缺少完好的注解,就没有那个教会,在严格的说,可以成为新约的教会。但是注解尽可以延续增加,而同时令那些听众没有得着任何真正的属灵的营养。因为喂养人灵命的不是单凭字句,乃是要神自己,而且除非听众在个人经验中找到了神,他们即使已经听见真理也没有什么益处。圣经就本身来说,并不是目的,不过是方法,藉以引领人与神有亲密圆满的认识,使人进入到神里面,在神的面前得着喜乐,在内心中尝到神恩惠的甘甜。

  这一本书,只是一种谨慎的尝试,要帮助饥渴的人寻找神。这里面并没有新奇的理论,只可以说是我心灵经验中未有过的一种最喜乐、最奇妙、而真实的属灵的经历。在我以前已有好些人达到比我所经历的更深更远的地步,不过我的火虽然不大却是真的火,也许有的人可以用这一点火把他们的心点燃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