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一起走过》22.探讨中年人的灵性困局(二) 作者:杨牧谷  

2010-01-08 22:05:27|  分类: 好書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探讨中年人的灵性困局(二)

 

      由三十五岁到五十岁的中年信徒在教会牧养上,一直存着不少问题。能整全地正视问题的本身,又肯开诚布公地寻求解决之道的,实不多见。究其原因,下列数点可算是较为常见的。

      第一,这是教会人口较少的年龄阶层。年轻的教会以年轻人为主,多为二十五岁或以下,老化的教会则以老年人会友为主,这都是华人教会常见的主要两大类型,惟独极少见以中年为主的教会。这种年龄分布的现象,饶有教牧学和社会学的意义,但教会以此作研究对象的却不多见。

      第二,在信徒年龄分布比较平均的教会,亦即是说各种年龄信徒均有的教会,中年信徒多数是比较沉默的一群。除了少数被选作值理(执事),有份参与教会事工之外,其他只是「出席」主日崇拜,甚少表达意见;他们很可能是教会经济的主要支持者,但在牧养上却是最少被光顾的一群。

      第三,中年人本来就不像年轻人那样容易表达自己,有些问题他们可能觉得并不急于解决,另一些也许觉得自己能应付,也有些他们根本不察觉是需要解决的,结果中年信徒的问题便一直得不到正视。

      假如上文分析中年人的处境是正确的话,中年人的灵性问题就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也不是个人偶然参加一些培灵奋兴之类的聚会,便会迎刃而解。中年人的灵性问题具有一定程度的群体性,即大家相信人到中年,灵性便会停顿不前是不正常的,必须正视才可以解决问题。

      从一个角度而言,中年人的灵性问题跟青年或老年人的,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层次上明显是有分别的。就以爱神这件事情来说,年轻的时候人把一切内心力量转向属灵的事上是容易的,出来社会工作后,人要把大部分精神和时间放在事业和家庭上,爱神这个思想就会比较淡化。但不能说他以不爱神,只是现实环境叫他不能像以前一样,拿出那样的时间和精神出来罢了。于是他自己便有爱世界多于爱神这个感觉,因为他把时间与精力都用在「俗世」事务上去了。进入中年,事业与家庭都有了固定的模式,人感到有需要再竖立人生的目标,安排价值意识的优先次序,这时人正要面对人生一个新的挑战,许多人就是不能应付这个新挑战,下半生就会活在意义真空的虚妄下,没有金钱或虚名可以填补代替。

      荣格注意到中年人灵性问题是有一点「被动」的。他发现到他的精神诊所寻求帮助的,占了三分之二是中年人,很多还是专业人士,或在商界颇有成就的。荣格发现他们有几个共同的地方:他们在社会占有叫人羡慕的位置,有很多钱,受过良好教育,有创意的思想;但失去了生命的热诚,没有什么事能刺激他们,叫他们感到兴奋;更重要的,是他们都诉说失去了远大目标的苦恼,他们渴望重建生存的意义,但却不知从何入手。

      荣格本身很可能也曾经历这种人生的低洼地带。他写《变易的符号》(Symbols of Transformation,收在《荣格大全》第五卷)时是三十六岁,此书是代表他与佛洛伊德分道扬镳的里程碑。他开始注意人性必须寻求意义这个现象,这成了荣格后期工作及思想的基础,亦是使他在心理学界占了不容忽视之地位的要素。他在自传中透露,写此书时正处于生命不育不毛的荒原,研究荣格思想的人(例:C.S.Hall;V.J.Norby)认为他自己必是经历了意义的重组,才能在晚期发出更灿烂的光芒。

      意义的重组正是中年人最需要也是最困难的挑战。昔日的艰苦奋斗为他积下宝贵的经验,中年人的精力又因生活环境的改善而充沛依然,但工作上已不再需要他殚精竭虑去应付。他要怎样把剩余的精力重新聚焦?校正方向再上路?明显地,这不是个人独力能应付的问题,需要全教会的共同努力。

      譬如说,好些教会都有成年助道会的设立。笔者亦常被邀请去讲道,发现大多数的聚会形式与青年团契的没有多大分别,不外唱诗、讲道、查经,然后今天天气哈哈哈,饮饮食食,或是商量如何配合教会事工的发展。此等形式未必不可用,但一定要改善其质素。

      第一,同是成年人,面对相似的属灵问题,助道会的成员可以学习坦诚交通,把自己想爱主,却苦于入手无从的窘境说出来,只要有人肯突破自我满足的第一道冰墙,必能引起别人的热烈回应;这样第一步便成功了。那就是:成年人属灵生命的冷淡不是必然的,也是不健康的,只要有人肯承认他仍然努力要把信仰落实在生命上,慢慢就造做成一种气候,知道成年人也要学习在灵程上奋力前进,所以就容易跟上。这是青年团契能成为青年人学习爱神的温床,却是成年人已经淡忘的,所以重建的工夫并不如想像的困难。

      第二,以讲道或查经作聚会的重心不是不可行,以讲道或查经作聚会的重心不是不可行,但选择的题目,以至讨论的形式必须更加个人化(Personal),它既不应是青年团契的延伸(看重教导),也不必是主日崇拜的重复(着重宣讲);成年人面对独特的属灵问题,如意义的重组、成年人目标的再立,均应成为助道会努力的对象;加上成年人面对的外在问题,如怎样把信仰实践在工作、家庭,以致成年人面对独特的引诱、试探,亦应以个人的、亲切的方式来讨论。在此,牧者的带领角色是不可或缺的。牧者大多数曾经历上述意义重组的阶段,他的经验起码能产生导引的作用。

      第三,上述两点均是群体性的,而真实的意义重组却不能缺少个人的努力。要重新学习爱神,个人的读经、祷告生活必须再建立起来。这亦没有怎样独特的方法,只要天天做,而且持之以恒就对了。我们实在没有别的法门可以代替这种基本的功夫。

      第四,重新安排时间、金钱和才能的运用,它们都是我们以什么为有价值,什么是我们追求目标的重要指标。年轻时我们把时间、金钱和才干奉献给神,灵命得以成长,我们也有爱神和为神所爱的感觉;进入社会做事,我们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金钱和才干用在社会上,我们也有属灵冷淡的感觉,现在重组属灵价值的系统,就是要安排时间、金钱和才干的奉献对象,这有非常现实的意义,因为教会种种事工亦需要成熟而又有经验的人去支持。

      成年人的牧养被忽视太久了,能带领及动员这阶层的教会就有福了,因它是一块潜力巨大的处女地。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