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2010-01-09 00:10:47|  分类: 舊約經文解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 以賽亞書三十六至三十九章過去被人忽視

長期以來,舊約學者都認為以賽亞書三十六至三十九章是重要的。然而,他們大多只關心歷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或文學批判(literary criticism)的分析。關於前者,曾被提出的歷史問題有:「主前701年發生了甚麼事?」「這城 [耶路撒冷]怎樣得到解救?」,及「西拿基立的軍隊發生了甚麼事?」關於後者,問題涉及文學的從屬性(literary dependency):「在文學上,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是從屬於王下十八至二十章嗎?」或「王下十八至二十章是從屬於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嗎?」或「在文學上,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和王下十八至二十章,皆從屬於一個共同的來源嗎?」舊約學者Seitz指出,當這些歷史和文學批判的問題佔據著以賽亞書的研究時,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的「功能和目的」就被忽略了。有關這點,Seitz有這樣的評論:「一直以來,關乎耶路撒冷在主前701年得解救的敘述的詮釋,都被一些非常獨特的歷史批判和文學批判的問題規限著,其不幸的結果,就是引致詮釋者離開現存形狀的以賽亞書的文本,沒有認真地處理當中的問題。」

另一方面,Seitz,Smelik 和 Ackroyd 不約而同地指出,當釋經家在詮釋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時,他們都繞過以賽亞書,進到列王紀上去。Seitz指出:「直至近代,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的討論,主要都是聚焦在一些特別的歷史問題上,而這些問題主要都是與耶路撒冷在主前701年發生了甚麼事有關。因這緣故,學者們的興趣都較多放在賽三十六至三十七章,而賽三十八至三十九章卻沒有得到應得的重視。另外,基於列王紀已處理相同的歷史處境 (王下十八13 - 十九37),因此以賽亞書相關的前兩章經文的重要性便被蓋過了。」Smelik 也指出:「一直以來,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作為以賽亞書的一部份,都頗被忽視。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它們與王下的經文 (王下十八13, 17 - 二十19) 極為相似……因此,在大部份以賽亞書的釋經書中,這段經文都是被忽視的;讀者會被轉介至列王紀的釋經書去。」最後,Ackroyd也表達出他在這方面的慨歎:「當我為 Interpreter’s One-Volume Commentary 寫有關以賽亞書的釋經時,我發現在寫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時,受到不少限制,因為根據普遍的觀念,這幾章屬於列王紀下,因此,它們會在列王紀下被完全處理。我只能做到的,就只有把它們之間的不同指出來……但這卻忽略了這幾章經文在以賽亞書中所發揮的功能。」

II. 以賽亞書三十六至三十九章重新被重視

最近,有關這幾章經文的研究,開始出現了焦點上的轉移。與其把焦點放在歷史批判或文學批判的問題上,學者們開始轉為較注重這幾章經文在以賽亞書的組成中所扮演的角色,並且按它們在以賽亞書中的位置和功能來理解。Ackroyd 用清晰的話表達了這方面:「在這特別的處境中,這段經文有甚麼功能?……它對現存的以賽亞書有甚麼影響?……這方面的研究,是合理和合法的。」

不少學者如 Ackroyd ,Clements ,Melugin ,Seitz ,Conrad 和 Webb 都已指出,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在以賽亞書的組合上,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儘管他們就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對以賽亞書的組成,所扮演的角色有著不同的理解,但從書中的證據,他們均一致認為「附件理論」(appendix theory)是不能被接受的。他們覺得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出現在以賽亞書現在的位置,並非偶然或只是一個附件,而是有一定的原因。因此,與其把它輕輕掠過,他們都嘗試解釋為何它在現今的位置,以及它在以賽亞書中的重要性。他們所關注的,是這段經文在整卷以賽亞書的組合中,有甚麼組合策略(compositional strategy)呢?這段經文在這特別的處境中,又有甚麼功能呢?

III. 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與賽七章的關係

以賽亞書主要由詩歌組成,然而,當我們較為仔細地看它的組合,便會發現在以賽亞書的詩歌體經文中,有兩個講論君王的敘述(royal narrative),即亞哈斯的敘述(賽七章)和希西家的敘述(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因這緣故,Ackroyd認為在以賽亞書的組合上,這兩個敘述佔著重要的地位:「它(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常常被認為與耶五十二章一樣,作為類似耶利米書的總結附件……但我們認為,要了解這些敘述經文為何會在以賽亞書中出現,必須先了解……它要發揮的是甚麼功能。」 

當我們細心觀察這兩個敘述文本時,便會發覺以賽亞書的作者,沒有把它們放在一起,而是刻意地把這兩個敘述分隔,一個放在書卷的開端,另一個用來總結賽一至三十九章。它們的擺放絕不是隨意的。反之,它們是被放置在具策略性的要點上。(圖一)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這兩個講及君王的敘述文本,對全卷以賽亞書組合的重要性,已被舊約學者清楚地指出。例如,Conrad 指出:「這些散文式的敘述,出現在一本以詩歌為主的書卷中,正顯示出它們的位置,對書卷的整體結構而言,有其策略性和重要性。」我們的意見是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不單在以賽亞書的整體結構中,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它同時對書卷的主題發展作出貢獻,使這卷經卷可以成為一個前後一致的整體。

當細心閱讀亞哈斯的敘述和希西家的敘述時,我們可以發現它們在很多方面都有類同的地方。事實上,它們是如此類同,以致舊約學者 Conrad 稱它們為「類同情景」(type-scenes):「這兩個敘述是依從相同的特定主題,與 Robert Alter 提出的重覆出現的『類同情景』相同。『類同情景』是一種表達『重複』的寫作技巧,常在希伯來文聖經的敘述中出現。這種『類同情景』的寫作手法,是以賽亞書結構一體性的一個重要指標。」

第一,每個敘述開始時,都是用同一表達時間的句子結構來指出有關敘述事件的時間: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在希伯來文聖經中,兩個子句都是由希伯來文的連接詞《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與一個動詞《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第三身、男性、單數) 的連接《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來開始,接著以介詞《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與表達有關一個君王統治的時間標記結合《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第二,每個敘述都是由一隊軍隊的入侵,及其對耶路撒冷所帶來的威脅開始。在亞哈斯的敘述中,耶城受到兩位結盟的王(亞蘭王利汛和以色列王比加;賽七1)的威嚇,他們「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卻不能攻取」(賽七1)。在希西家的敘述中,亞述王西拿基立恫嚇耶路撒冷城,「差遣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賽三十六2)。

第三,在兩個敘述中,同一具戰略性的地方出現,就是「上池的水溝(頭)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賽七3;三十六2)。

第四,在外族入侵時,兩個敘述都匯報王與先知以賽亞見面(賽七3-17;三十七1-7,21及以後的經文)。

第五,在面對外邦國家的軍隊對耶路撒冷的恫嚇時,先知以賽亞向亞哈斯王和希西家王宣講同一個信息,鼓勵他們不要懼怕。在亞哈斯的敘述中,以賽亞直接向王說:「你要謹慎安靜,不要……害怕《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也不要心裡膽怯」(參賽七4-9)。而在希西家的敘述中,以賽亞透過希西家的僕人,向他們的主人說:「不要懼怕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賽三十七6-7)。

第六,在每個敘述中,兩位君王都得到一個兆頭《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作為耶和華話語實現(即眼前的威嚇將會終結)的憑證(賽七10-16;三十七30-32)。在亞哈斯的敘述中,先知以賽亞向亞哈斯說:「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賽七14);而在希西家的敘述中,神對以色列人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兆頭)《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賽三十七30)。

第七,在兩個敘述中,雖然亞哈斯王和希西家王,並耶路撒冷城都能倖免於眼前的威脅,但它們都以一個不祥的將來為結束。在這兩段敘述經文的結尾,以賽亞均預言將有另一位王的入侵,引致國家面臨更大的災禍。在亞哈斯的敘述中,這更大的威脅來自亞述王(賽七20-23;八1-8) ;在希西家的敘述中,這更大的威脅則來自巴比倫王(賽三十九5-8)。以賽亞預言將有一日,希西家的財寶將會被帶往巴比倫,而他的眾子中,亦有部分會被擄至巴比倫,在王宮裡當太監 (賽三十九6-7)。

這兩段敘述性的經文雖然有很多相同之處,但我們認為這些共同之處只可視為討論的起點,讓我們能進一步探討這兩個敘述的文本,怎樣為以賽亞書中以詩體寫成的經文,提供一個框架。據我們的理解,以賽亞書作者的重點,是對比亞哈斯和希西家在面對同類危機時的態度和回應─── 外邦軍隊入侵國家,在同一地點給他們威嚇。這才是我們真正要留意的地方。所以,我們同意Seitz的話:「這兩個散文體 (賽七至八及三十六至三十九章) 的相同之處,學者已有察覺。這些相同的地方,有可能出於編輯這經卷的人,為要將亞哈斯和希西家之間的不同之處表達出來。」事實上,正如 Seitz 進一步指出:「在這個複雜的文學著作中,希西家和亞哈斯的比對,形成了這裡其中一個最清晰的神學結構。」

但究竟這對比是怎樣的?仔細觀察這兩個敘述文體,我們相信以賽亞書的作者故意將亞哈斯王和希西家王,這兩幅不同的寫照展示出來:相信並倚靠神的希西家,與不相信神、倚靠自己的亞哈斯作對比。因此,我們贊成 Seitz 的觀察:「在現存以賽亞書文本的形狀中,亞哈斯和其子希西家的分別,已清楚被描述出來。在這兩個主要的敘述部份(賽七至八及賽三十六至三十九),作者給我們看見,不信的君王 [亞哈斯],會由另一位君王 [希西家] 替代。這位君王的順服和忠心領一個城市得著拯救。」

在這兩段敘述的經文中,信靠神的希西家和不信神的亞哈斯的差別,可以從以下的對比中看到:

第一,面對臨近的威脅,他們的即時反應各不相同。面對亞蘭和以色列的入侵,不信的亞哈斯 (和他的百姓) 的反應是「跳動」《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賽七2),因為他們都害怕大衛王朝的延續會被中斷。Ackroyd 和 Seitz 均指出亞哈斯和他百姓的「跳動」,是如何的不必要和無理據,因為正如經文所描述的,那些威嚇的軍隊是沒有能力的。這進一步使我們注意到,亞哈斯的「不信」,是如何的嚴重。另一方面,當信靠神的希西家面對強大的亞述的威脅時,經文的重點放在他的憂傷,多於他對入侵的軍隊的害怕。當希西家聽見家宰以利亞敬、書記舍伯那和史官約亞講述關乎亞述大將拉伯沙基傲慢的話(賽三十六22),就撕裂衣服《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披上麻布(賽三十七1)。他的心中沒有恐懼與徬徨,卻滿是哀愁和難過。他視這日為急難、責罰和凌辱的日子(賽三十七3),因為在這日,以色列的神被拉伯沙基狂妄的話嘲笑。他清楚看見,亞述所帶來的挑戰不是對大衛王朝延續的威嚇,而是對神的侮辱。在這方面, Seitz 指出:「王主要關心的,不是求自己的福祉或這城和當中百姓的命運。這是一個急難、責罰、凌辱的日子,因為拉伯沙基斥責和嘲笑永活的神!」

第二,面對臨近的威脅,他們各有不同的策略。在亞哈斯的敘述中,我們得知亞哈斯去到上池的水溝頭,漂布地的大路上(賽七3)。為何在危難中,亞哈斯竟不在王宮,卻到上池的水溝頭?這是因為在耶路撒冷城內,完全沒有可靠的水源,所以亞哈斯來到此處,主要是看清楚這戰略性的地方是否安全,以免敵軍控制水源。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可以看見當面對威嚇時,不信的亞哈斯沒有依靠神,卻倚靠自己。但是,在希西家的敘述中,我們卻看見希西家進到耶和華的殿(賽三十七1, 14) 。他的行動顯出他的信仰:他相信神是他唯一的希望。因此,與其轉向自己或第三者,希西家轉向神;他向神禱告(賽三十七14-20;三十八1-3)。正如 Seitz 指出,在以賽亞書中,希西家是一個禱告的人,禱告是他唯一的武器。 Seitz 這樣說:「以賽亞書特別描繪希西家為一個禱告的人,像大衛一樣。希西家的禱告使耶路撒冷城在面臨危困時得到解救,讓死亡的刑罰得以消除。這些禱告同時反映一個合先知 [以賽亞] 心意的人,按著先知的叮嚀,回轉、休息和安靜。若沒有生命的禱告,這樣的叮嚀是難以遵守的。當那褻瀆者 [拉伯沙基] 由生轉死時,禱告的人卻是由死轉生。」

第三,面對臨近的威脅,他們對先知以賽亞各有不同的態度。在亞哈斯的敘述中,亞哈斯王並沒有主動尋求先知的意見和忠告,而是神差派以賽亞去見他和宣告「不要害怕」的信息(賽七3)。但在希西家的敘述中,希西家王卻是主動差遣他的官員到先知以賽亞那裡,請他向神祈求 (賽三十七2)。從這兩個敘述中,我們可以清楚看見亞哈斯和希西家對先知以賽亞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不信的亞哈斯是「被動」的,而相信的希西家是「主動」的。基於這一點,我們可以說在危難時,不信的亞哈斯不會急切透過先知來求問神,而倚靠神的希西家在這方面卻是逼切的。

第四,面對臨近的威脅,他們對兆頭各有不同的反應。在亞哈斯的敘述中,神自己主動向亞哈斯發出一個兆頭,但亞哈斯的反應是「我不求」(賽七12)。可是,在希西家的敘述中,希西家不僅接受神主動給他的兆頭 (賽三十七30-32;三十八7),他甚至要求一個兆頭(賽三十八22)。亞哈斯拒絕接受一個從神而來的兆頭,正顯出他對神沒有信心;相反,希西家願意接受從神而來的兆頭,表示出他對神充滿信心。

在總結這部份的討論時,我們再一次將亞哈斯和希西家在以賽亞書中不同的描繪指出來。在亞哈斯的敘述中,亞哈斯被描繪成一個沒有把信心放在神身上,而是將安全感建造在外在地方(水源)的人。當神應許他那兩個冒煙的火把頭絕不能成功入侵,並鼓勵他對祂信靠時 (賽七9),他的反應是不信(unfaith)。他外出到水源的地方作調查和拒絕要求兆頭作為憑證,正正顯示出他不相信神應許拯救的話。但在希西家的敘述中,希西家被描繪成一個信靠神的人。他對神的信靠反映在他進到耶和華的殿和向神禱告這兩件事情上。祂全心相信神是永活的神《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賽三十七17)。這位神並不像列國的神─── 列國的神是人手用木頭、石頭所造的,固此被亞述所消滅(賽三十七19),但祂是「天下萬國」《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的神(賽三十七16),能拯救以色列人脫離一切的威嚇(賽三十七14-20;參五十四5;二1-4;十三至二十三) 。

以上對不信靠神的亞哈斯和信靠神的希西家的比較,顯示出兩種截然不同的屬靈氣質:信靠自己和信靠神。亞哈斯表現出前一種屬靈氣質,而希西家則表現出後一種屬靈氣質。透過這個對比,以賽亞書的作者強調並凸顯出信心的重要性。(圖二)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IV. 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與賽四十章及以後的經文的關係

在以賽亞書中,作者的組合策略(compositional strategy)不單在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與賽七章之間找到,在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與賽四十章及以後的經文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作者另一個組合策略。

細看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我們可以察覺到一些特別的地方,有助我們了解將這些經文組合起來的策略是甚麼。

第一方面,這四章包括三個獨立的敘述:第一個是有關主前701年,神從亞述手中拯救耶路撒冷的敘述 (賽三十六至三十七章) ;第二個是關乎希西家患病和得痊癒的敘述 (賽三十八章) ;第三個是講述希西家接待米羅達巴拉但差來的巴比倫使者的敘述 (賽三十九章)。這三個敘述雖然可以獨立來看,但他們之間互有連繫,形成一個緊密的單元,55例如,「在那些日子」(《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賽三十八1,和合本作「那時」) 和「那時」(《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賽三十九1) 等表達時序的資料,「是編纂者將認為重要的相關資料,放在一起的寫作手法。」後者(「那時」)顯示賽三十九章的事件與賽三十八章的事件屬同一時期,而前者(「在那些日子」)將賽三十八章的事件與賽三十六至三十七章所描述的,連於一起。所以,我們贊同Ackroyd 對有關這兩個時間標記功能的看法:「在文本中,作者透過運用方便但含糊的片語,將一個緊密的時序關係表達出來。這些片語就是《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在那些日子)……和採用類似字彙的《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那時)……從這些特徵,我們應該看到把經文組合的人有一個信念,就是他所要介紹的事件與之前所提及的,是有關連的。我們甚至應該看到,他把兩個獨立的敘述放在隨後,是特意為這件事件提供一個解釋。」

另外,賽三十七和賽三十八章藉著相同的動詞《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賽三十七35;賽三十八6)和受詞《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連接起來。當我們將這兩章經文一起看的時候,會發現兩個並排的主題:從亞述的威脅中得拯救的主題,以及從死亡中得拯救的主題。此外,它們也是由與大衛相關的指向,即《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我僕人大衛」,賽三十七35)和《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大衛的神」,賽三十八5),互相緊扣。

第二方面,雖然這四章經文被放在一起成為一個單元,但它們並不是按時序排列的。有關這點,Ackroyd 指出:「有一件事是即時顯明的,就是這四章經文沒有令人滿意的時序,而且只有很少確實的資料可以被找到。所有的事都與希西家的統治有關,但除此之外,便沒有清晰的圖畫顯示事件的次序了。」

Ackroyd 懷疑一個更合理的時序,是將希西家的患病(賽三十八章)和米羅達巴拉但使者的到訪(賽三十九章),放在西拿基立入侵之前(賽三十六至三十七章)。因此,與其將這四章經文如同現存文本的最終次序排列,一個重構的,但卻是更正確的排列,是從賽三十八章開始,接著是三十九章,最後以三十六至三十七章作結束。按 Ackroyd 的話:「看來賽三十六至三十七章所記載的事件,更似是發生在 [巴比倫] 使者被差遣之後,而不是在前。」

Smelik 也有相同的看法。他的主要論點是在賽三十八6中,提及耶和華將會把希西家和耶路撒冷,從亞述的手中拯救出來,但這個拯救實際上已在賽三十七章的結尾出現。因此,他建議一個較合邏輯的次序:「首先是希西家患病的敘述,接著是耶路撒冷被拯救的敘述。然而,在這個鋪排上,巴比倫使者的到訪應早於耶路撒冷被拯救的敘述,因它緊接著希西家患病的敘述。」

Ackroyd 和 Smelik 的意見,得到很多學者的認同,例如:Webb:「記載在賽三十六至三十七章和賽三十八至三十九章的事件,它們發生的先後次序是倒轉的」;Oswalt:「賽三十八和三十九章被放在賽三十六和三十七章之後,而不是之前,這樣的放置是不按時序的」;Wolf:「若按時序,記載在賽三十八和三十九章的事件,發生在記載在賽三十六和三十七章的事件之前,但為著要表達以賽亞的目的,他把這些事件的先後次序倒轉」以及Walton:「在以賽亞書中,事件的先後次序被倒轉是有原因的。藉著記載在賽三十八至三十九章的事件,作者成功過渡到以賽亞書第二部分的主題上」。 (圖三)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從以上關乎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的兩個組合特徵,以下的問題便需要解決:假如這四章經文不應按時序的先後來看,它們為何會有這個次序的編排呢?在排列這數章經文時,除了時間性和歷史性的因素外,是否還有其他因素,例如與書中的神學有關呢?關於這四章經文的鋪排,以賽亞書的作者到底有甚麼組合策略?

按著研究以賽亞書的學者的主流觀點,我們認為以賽亞書的作者犧牲了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的時序,為的是要在賽三十九章和賽四十章 [及以後的經文] 之間,築一道「橋」或加一個「過門」。透過這道「橋」或「過門」,「信心」的主題能夠從賽三十九伸展至賽四十章 [及以後的經文]。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不僅是「回顧」賽七章,也是「前瞻」賽四十章 [及以後的經文]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可以說在賽一至三十九章,以賽亞書中「信心」的主題得以孕育,而在賽四十章[及以後的經文],這個主題得以延續和進一步發展。因此,以賽亞書不是由三本獨立的「書卷」(即「第一以賽亞」(賽一至三十九章)、「第二以賽亞」(賽四十至五十五章)和「第三以賽亞」(賽五十六至六十六章)組合而成,而是一本書,當中的每一部份都由一個清晰的主題───「信靠神」─── 連貫和匯聚而成。 (圖四)

《從 以 賽 亞 書 的 組 合 策 略 初 探 以 賽 亞 書 的 神 學》  作者:作 者 : 黃 儀 章 博 士 - 耶利米 - 耶利米

 

V. 以賽亞書神學初探─── 信靠神的神學(the theology of trust in God)

福音派舊約學者 John Oswalt 指出:「從很多方面看,整本以賽亞書是激勵神的子民信靠神的呼籲。當然,這個呼籲在以賽亞書的第一部分(賽一至三十九章)是很清楚的。在這段經文中,他們都傾向倚靠外邦國家─── 無論是朋友還是敵人,期望這些國家能拯救他們脫離欺壓,卻沒有想到要首先倚靠他們的神。而在書的第二和第三部分(賽四十至五十五章及五十六至六十六章),這主題也有出現。在第二部分,先知呼籲神的子民相信神是願意拯救他們,並且是有能力施行拯救的。在第三部分,先知呼籲神的子民停止倚靠他們蒙揀選的身份,要開始相信神叫他們成義的能力。」

著名舊約學者 John Bright 的觀察值得我們注意:「有一條線貫穿以賽亞所講的話;他每時每刻的呼籲,都是叫人信靠神並祂的應許。他期望國家能夠將政策和信心放在神和祂的應許上,而不是放在政治智慧和軍事聯盟上。事實上,沒有任何一位先知比以賽亞更著重這信靠神的呼籲。」

Sheppard 也有同一個看法:「在介紹先知以賽亞時,以賽亞書本身有沒有凸出一個主要的信息?它與書中其他部份如何彼此相連?……我的理解是,答案可以從緊隨著、記述先知蒙召的經文中清楚看到。在那裡,我們會找到一個信息,而這個信息在隨後的日子幾乎一字不漏地被重複,但卻有不同的回應……這個信息可以用一個簡單的方程式來歸納,就是『不要害怕』(7:4;8:12)。先知向亞哈斯的說話中再次重申:『你們若是不信,定然不得立穩』(7:9下)……在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關乎希西家的敘述中,在面對西拿基立入侵的威脅時,先知也向他宣告同一的信息:『不要害怕』。」

此外, Malick 指出:「[以賽亞書的目的,] 是鼓勵人(尤其是以色列人)信靠神:不信靠神的,神的審判會臨到他;但信靠神的,神的祝福卻會臨到他」; Snook 指出:「耶和華是值得信靠的;這個主題貫穿整本以賽亞書」;Motyer 也觀察到:「在以賽亞書中,信心是它的中心:這信心能使人堅忍,並心存盼望地祈求和等候」;最後,還有 Evans:「以賽亞書的主題,是信心的需要。」 

在隨後的文章,我們會詳細探討「信靠神」的神學如何在以賽亞書中呈現出來:

賽一至十二章 : 信心的錯置(一):以人為信心的對象
賽十三至二十三章 : 信心的錯置(二):以外邦國家為信心的對象
賽二十四至二十七章 : 信心的正置(一):以掌管全地至高之主為信心的對象
賽二十八至三十三章 : 信心的本質
賽三十四至三十五章 : 信心的盼望
賽三十六至三十九章 : 信心的榜樣─── 希西家
賽四十至四十八章 : 信心的警告:偶像不可為信
賽四十九至五十五章 : 信心的正置(二):以受苦的僕人為信心的對象
賽五十六至六十六章 : 信心的得勝

從「信靠神」的角度來讀以賽亞書,這卷經卷不愧為舊約聖經裡最偉大的書卷,當中所發出「信靠神」的呼籲和挑戰(參賽七9下 ;二十八16;三十15),成為新約聖經所強調「救恩是憑藉對神的信靠而來」的重要基礎。因此,它也被稱為舊約的福音書(The Old Testament Gospel)或第五卷福音書(The Fifth Gospel)。如此重要和寶貴的經卷,我們又怎能不盡心、盡性和盡力地研讀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