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耶利米

主永恆主阿,袮看;我不曉得說話,因為我年輕。

 
 
 

日志

 
 

《蘇聯的慘劇》 作者:楊牧谷  

2010-01-09 23:35:52|  分类: 戍樓外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國至今為止的炭疽攻擊說不上到慘劇的地步,因為受感染的地區少,奪去的性命亦不多。歷史上最大的炭疽慘劇發生在一九七九年,前蘇聯的烏卜區(Ural)。只因那次慘劇政府力封,以致知道的人很少,那地的人民是在無言中等待死亡的來臨。

 

   I.            慘劇發生

 

一九七九年四月二日,數以百萬計的炭疽胞子從當時稱為斯維斯基(Sverdlovsk)的城市散逸於空中,一個在場工作的工人愛雲洛夫 (Vasily Ivanos)正在遛狗,瓷磚工的日班工人則在磨碎沙與泥。不出一個星期內,愛雲洛夫病逝,加上十八個瓷磚工廠的工人也喪命。

 

謠言很快傳開了,因為繼續有人突然病逝。然而報章沒有報導,電視沒有相關的新聞,連政府官員也沒有走出來,說一切在控制中,叫人民不要驚慌。市區上只見常有房子被急急拆掉,然後有工人來作大面積的噴消毒藥水,除此以外,外表一切如常。

 

當地的人民怎樣看呢﹖那是一場「被捂著嘴的竭斯底里症」。愛雲洛夫四十二歲的女兒(Alevtina Nekrasova) 不忿地說:「執政者以為只要隱瞞真相就能防止人民驚恐,但人民仍是會驚恐的。每一個人都坐在家裡,把窗戶與大門緊閉,因驚慌而顫抖,等待第一個病徵……出現,我們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

 

斯維洛斯基炭疽的爆發在很多方面都跟美國這次的遇襲相似。蘇聯的死亡人數遠遠高得多(政府公布是64人,但相信真實數字要高得多),公眾的驚慌卻因消息管制而低得多。當時斯基洛斯基的慘劇,人民沒有寄望政府會伸以援手,因為背後真正的元兇正是政府本身!

 

愛雲洛夫的女兒指出:「我們住在政府最高祕密的軍營旁邊,一般的邏輯告訴我們,成因可能是攻府發展化學武器,還有甚麼別解釋的可能﹖」

 

    II.            結果被禁止向外公布

 

自從亞巴慕法從驗屍得出結論,來自斯維洛斯基的死者是死於炭疽菌的傳播,她立刻被蘇聯的高級官員相繼來到莫斯科,他們對她說:「無論妳的發現是甚麼,別忘記,官方的版本是『肉』。」不久後,一些穿便衣的男人來到醫院,他們把亞巴慕法的報告書充公了,連帶其他有關的東西也是一併帶走。

 

「我們不知道他們是誰,」亞巴慕法說。「但也是不難猜到的。」

 

同一時間,醫生和護士被派到軍營下方地區,給居民打針和派發抗生素,這些醫護人員有警察同行,以確保沒有人說不應說的話。

 

在瓷磚工廠第十八個工人染病離世後,醫生就被派去給居民打針和派藥。

 

「當時沒有人告訴我們是為炭疽而打針食藥的。」司加樸夫(Nikolai Shigapor)說。他是當時工會的主席。「當時醫生還給我們四環素(tetracycline)作預防用-他們要我們每次服一包,每天服三次,一次有六大顆。怪不得我們中間沒有一個染上炭疽病,卻紛紛染上腎病和肝病。舉例說,我就染上嚴重的肝病,一生都醫不好。」

 

當時住在那一區每個人都要接受治療,跟著得那怪病的人數下降了。而亞巴慕法則替最後一個染上炭疽病的死者驗屍。

 

我們到今天仍然不知道事實上有多少人因此細菌而病倒,也不知有多少人因此喪命,官方公布是六十四人,但人人都認為這只是一個基本數目,許多炭疽病人給誤診,他們死的時候自然亦不會被算在內。

 

芝里民(Jeanne Guillemin)是波士頓學院的社會學教授,她在新作《炭疽病》(Anthrax)內研究斯維洛斯基事件,她相信軍方為了保守秘密,徒然叫死亡人數上升。她相信只有在亞巴慕法的驗屍發現真相後(病菌散布後九天),官員才生出要隱藏真相的念頭。

 

「假如當時有人承認責任,並且招認的確發生了意外,那將會有很多人免於染病致死。」芝里民說。

 

有些研究員相信,死亡數遠比官方公布為高。原來營房十九號有自己的醫院,他們相信當時有人在營房染了此病,被送進此醫院,院方卻從來沒公布死亡數字,前提及的亞里伯在他的書上說,有人告訴他,死亡人數是一百零五人。斯維洛斯基事件是記錄中唯一一次因化學武器而引致廣達幾十人吸入炭疽菌而喪命的事件。按研究此事的生化專家說,這次意外顯出這種生化武器威力很視乎風速與方向,以及其他的因素。就以斯維斯基發生意外的那一天來說,風是頗急,吹向東南方,也就是吹離開市中心,這個特殊的風向令因炭疽菌而染病的人大大減少。假如當日風向是相反,風速又較緩,一定會叫多人受感染,死亡人數一定會更多。

 

原來事發的一九七九年,斯維洛斯基城有一百二十萬人口,若以一個炭疽菌武器設計要殺幾千個人來說,只有一百人左右遇難就算是很幸運的了。

 

還有,斯維洛斯基的遇難者沒有兒童,雖然意外發生時有一班兒童在營房十九號玩耍,他們是不是有某種能力呢﹖

 

最後,有參與事後研究的美國炭疽菌專家馬田?曉?鍾斯(Martin Hugh-Jones) 仔細研究過整件事後下結論,蘇聯官方除了隱瞞真相外,醫學上他們採取的措施都是正確的。

 

斯維洛斯基的事件是一個意外,但美國「九一一」事件後遭遇的炭疽菌郵件,卻明顯地是一個恐怖分子刻意襲擊。恐怖分子施襲,他的目的不在殺多少人,而在引起公眾恐慌。民眾若對炭疽菌有充分認識,懂得沉著應付,恐怖分子就算施襲成功也逹不到目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